十七月小说网 > 神运仙王 > 六一四章 纷争(9K求票!)

六一四章 纷争(9K求票!)


  三天之后,西太平洋,位于澳洲西端的珊瑚海海域,数百门舰炮正在此猛烈的开火轰鸣,各种型号的导弹拖拽着蛇形的尾焰横掠空际,震撼天地的爆炸声不绝于耳,数十米高的巨大海啸不断在海面上潮涌澎拜。天空则不断的闪耀强光,时不时的就有几公里直径的蘑菇云团腾空而起。

  即便是旭日海运公司下属的有着七万二千吨级排水量的战列舰‘环太平洋’号,以及九万八千吨级的航空母舰‘威尔顿斯坦号’,光魔工业旗下的七万二千吨‘布雷登号’战列舰,在这片海面上也一样是剧烈的颠簸着,随着那气势惊人的海潮忽而上升,忽而下坠,起伏不定。而周围那些万吨左右的防空巡洋舰与驱逐舰,护卫舰等等,还有这支运输船队所属的,为数众多的武装商船,在这骇人的风暴与浪潮中就更是不堪,与玩具船没什么不同。

  然而这些舰船上的船员们,哪怕是在这种恶劣的环境下,也能保持极高的水准猛烈开火,并保证弹药的落点不会出现太大的偏差。

  全员六级以上的魔能修为,让他们有着良好的平衡与抗风浪能力,已经在舰队中普及的‘骑士’级生物殖装,则可让他们在条件极端恶劣的情况下,也可以精准的操纵身边的器械。

  而他们的对手,包括二百三十艘各种型号的海盗船,还有一些军用战舰。

  且此间不止是敌对双方的战舰在全力对轰,他们的战斗人员也在这边的空域中全力交手。这些强者引发的魔力风暴与猛烈气潮,同样有着惊人的破坏力,完全不逊色于那些有着各种重武器的强大战舰。

  而此时在‘环太平洋’号战列舰的舰桥上,此间的众多指挥官与参谋人员,都是面色冷肃的看着眼前一张可以将周围一千二百海里内所有战况与海况都显示在其上的全息魔法投影。

  上面有一些漆黑地带,是他们这一方的魔法无法窥测的地域,可其中的绝大多数地域都是亮着的,且不断的有强光闪耀,可见双方战斗的激烈与胶着。

  “奥林匹斯的诸神,他们这是打算直接宣战了吧?费伦殿下这几天亲自坐镇,应该是早有预料对吗?”

  坐在舰队参谋长席位的,是退役海军中将亚历克·巴斯,他在说话的同时,同样以凝重与慎重的目光看着身前的魔法地图。

  目前正在发生的战斗,并不足以让这位中将动容。敌人的整体水准,也都不在他的眼中。不出意外的话,他预计最多十五分钟之内就可以解决战斗。如果准备再投入一个暴风连队,或者更多的魔法塔,歼敌的速度还可以更快。

  唯独那已经在魔法师与魔能雷达的侦测下,暴露在他们眼前的十七艘‘云中战舰’,让亚历克·巴斯中将忌惮非常。

  ——那是泰坦的造物,罗马时代,奥林匹斯神族制霸海洋的魔法战舰。与魔法塔的技术同源,威力方面则稍稍逊色。可其中的每一艘,都依然有着万吨巡洋舰级别的能量。其中一些特殊型号,实力可以直追战列舰。那些‘魔能湮灭炮’与‘高能电浆炮’的威力,都足以对两艘战列舰的侧旋装甲造成威胁。

  传闻光明神教的神器‘诺亚方舟’,就是以‘云中战舰’为蓝本打造。

  更让人忌惮的是这些战舰中隐藏着的众多神选战士与泰坦战士,那是一支无比强大,让光辉之主置于外域的天使大军都伤亡惨重的部队。

  事实上,他们已经在施展着各种法术,在帮助那些海盗作战。甚至有强大的神权力量介入,让他们的敌人可以抗击此间众多军舰的炮火。

  而亚历克·巴斯询问的对象,则是他眼前的两人,一位是华莱士·克莱顿准将,一位是战略之神加西亚·费伦殿下。

  后者不用提,目前这位是作为澳洲方向的总指挥官,负责在他们的主君亲征之前的澳洲与周边海域的所有战争事宜。

  而前者,则是目前这支旭日第二联合舰队的指挥官,华莱士·克莱顿虽然是以准将身份从军中退役。可这位很早就加入那位命运主宰的麾下,可以说是一手主持了旭日海运公司所有四个舰队的创建。且因跟随命运主宰较早,又颇有天赋之故,这位已经在他们主君的庇护下,晋升五级传奇,并得赐神级殖装‘神位骑士’。

  亚历克·巴斯对这位其实颇不服气,他自问才能不在华莱士·克莱顿之下,在军中的军衔也高于后者。可只因这位跟随他们的主君较早,更得命运主宰信任。

  可另一方面,亚历克·巴斯对这位的性格也颇为佩服。据说那位殿下其实有意将华莱士·克莱顿准将,提拔为选民的,甚至有意帮助后者,获得一个‘海战’与‘炮战’的神职,成为他的从神之一。不过被华莱士·克莱顿准将拒绝了,这位一是因自认功勋不够,受之有愧;二则是雄心未泯,仍欲在‘魔能射手’的道路上走下去,似乎是打算依靠自身的力量成神。这也是目前旭日旗下各部队的指挥官与顶级战斗员的普遍想法,他们的主君为他们提供了远超常人的寿命,所以众人在这方面的欲望额外浓厚。

  此外还有传闻,那位命运主宰殿下,有意构建一座‘战神殿’。那是类似于北欧‘英灵殿’,奥林匹斯‘神选战士’的存在。收集强大战士的死后英魂,并赐予永生。

  所以他们这群隶属于旭日集团的军人与武者,就像昔日奥丁与光辉之主的信徒一般,对死亡毫无恐惧。

  然而华莱士·克莱顿准将放弃直接成神的机会这一举动,还是让亚历克·巴斯感慨非常。

  “最新的消息,就在五分钟前,阿波罗行走于人世的化身亲自拜访了旭日集团总部,殿下已经接见了他。”

  战略之神加西亚·费伦神色淡然的说着:“他们是早就蓄势待发,就只等着殿下回复他们的最后通牒。”

  这使得在场的众人,都不由神色微凛。尽管他们都知道,旭日集团与威尔顿斯坦家族已经为这一天做了充足的准备,可‘奥林匹斯’(Όλυμπος)这个希腊单词,还是带给了他们沉重的压力。那毕竟是几千年前,曾经制霸了大半个旧大陆,甚至横跨亚非的强大神族。

  据说在这之后,‘奥林匹斯’神族在宙斯的带领下远渡异域,已经征服了五个世界。

  而如今他们与这个强大神族的战争,已经正式打响。

  “看来我们这是被当成人质了。”

  亚历克·巴斯中将了然的说着:“这的确是个逼迫殿下站队的机会,两百艘船,还有包括大量军火与军用物资在内的价值四百亿金盾的货物,还有总计六个海军陆战旅。他们以为是抓住了我们的卵蛋!他们自认为能够击溃,甚至是将我们全歼。”

  “以澳洲目前的形势,他们也确实不愿看到我们的船团在澳洲靠岸。这批物资的到达,会大幅增加命运教会在澳洲的力量。”

  身为舰队司令官的华莱士·克莱顿准将,却另有所思:“各位,澳国海军的舰队前进速度不对,他们放缓了,预计他们抵挡战场的时间,可能会推迟一个小时,甚至是更久。德洛克,现在发一份明码电报过去,质问他们的情况!还有,质询澳国政府,这是否出自于他们的命令?”

  这让在场的所有参谋,都不禁面色微变。

  “他们是想做什么?故意的吗?想要坐观这场战争?”

  “这些家伙都快亡国了!居然还来这么一手——”

  “这些狗屎的澳人,他们就该下地狱。他们难道不知道?我主是唯一能拯救他们的人?”

  “是他们主动找到我主,向我们求援的吧?”

  “嘿!我猜这后面,一定是光明教会那些枢机们的手笔。”

  “不一定,光明教会在澳国的影响力更多在民间。他们的上层,一直都是某位女神殿下的领域。”

  “你的意思是那位对吗?纷争?”

  “这些家伙看来是真打算摆我们一道——”

  亚历克·巴斯中将冷冷一笑:“愚蠢的澳人!如果我们今天失败,他们会为他们的所作所为而后悔。澳洲的局势将彻底失控。”

  “如果我们在接下来的战争当中取胜,一样可以让他们后悔。”

  战略之神加西亚·费伦则眼神赞叹的看了舰队司令官一眼,他想怪不得命运主宰会对这位另眼相待,甚至打算不惜损耗神力将之封神。

  能够将十年前还一无所有的旭日运输,经营到如此规模,华莱士·克莱顿准将的能力与智慧,的确毋庸置疑。

  “都做好准备吧,战争会打响的。我知道殿下的性格,他一定不会屈服!而我们这次面临的敌人,绝不止是这些云中战舰,也可能不止是奥林匹斯神族。先生们,这会是一场恶战!对手不是以往那些被你们轻松击溃的海盗可以比较的。”

  他又转望着魔法全息投影,那些依然被黑雾笼罩的地域。

  “我想我们会看到许多许久没有出现在凡间的神话生物,你觉得呢?巴斯中将?”

  “可我相信我们拥有的实力,一定也会超出敌人的意料!我们已经做好防御计划了,不是吗?针对各种情况。”

  亚历克·巴斯的这几句,让围聚在这里的几位核心参谋官都精神一振。

  从他们现在掌握的情况来看的确如此,威尔顿斯坦家族一方的实力,完全可称得上是兵强马壮。

  目前威尔顿斯坦家族一方光是摆在明面上的舰队力量,就有七年间陆续收购并加以改装的四艘退役战列舰与最早的‘战斧号’,三艘退役中型航母,八艘万吨巡洋舰,十六艘护航潜艇,三十六艘驱逐舰,八十艘远洋护卫舰。

  这些战舰,瞒不过其它势力。不过在此之外,安东尼·布雷登布局在海外的秘密船厂,最近为公司秘密打造了24艘‘全知之盾’级驱逐舰,十二艘魔能潜艇,这些伪装成商船的军舰,目前应该还不在任何一方的预计当中。

  不过真正让众人拥有信心的,却是他们这一方的战斗部队。

  ‘旭日—光魔’第一联合舰队,目前就载有着总计十二个暴风连队,总数1440位拥有传奇级综合战力的‘天空骑士’,144位拥有半神级综合战力的‘天位骑士’,十二位‘天选骑士’,还有随军的十二位传奇法师或者巫妖,十二座四层魔法塔。

  ——这支强大的部队,可不是任意一方能够轻松拿得下来的。

  就目前他们掌握的,关于光辉之主与三大神族在外域的战争规模来看。这十二个暴风连队的实力,已经相当于五分之一个‘天使军团’。

  而目前光辉之主麾下天使军团的总数,也不过只有七个。那是这位光辉主宰,积累数千年获得的实力。

  原本他们还有澳国海军,以及阿美利加太平洋舰队的六个大舰队作为奥援。可这些盟军哪怕是由于某种缘故无法抵达战场,甚至是成为敌人,他们也不是无法接受。

  “所以——”

  亚历克·巴斯意味深长的说着:“我现在有些忐忑,也有些期待战争发生,很复杂的心情不是么?就不知道殿下那边,现在究竟谈的如何了?我期待着结果。”

  他知道自己周围的这些人,大概都是与他同样的想法。选择在退役之后加入旭日集团这样注定要经历大规模战事的退伍军人们,有几个是想要安稳度过余生的?

  战争,钢铁,大炮,枪械,以及火与血,才是他们的所爱。

  这里包括‘战略之神’加西亚·费伦在内,都是一群战争狂人!

  ※※※※

  而此时在亚特兰大,旭日集团总部的总裁办公室内,李墨尘正与阿波罗的化身面对面的坐着。

  在李墨尘封神之后,他就已经卸任了旭日集团总裁的职位,交给了爱丽莎担任。所以现在,李墨尘其实是借用这位的地盘待客。

  必须一提的是,根据身份对等原则,李墨尘这次用的只是一具神力化身。

  神明每提升两个神格,就可以多出一具神力化身。祂们的实力,则随着神格的提升而变化。神格为一的时候,可以相当于祂们的全部实力,神格为二的时候,则是二分之一。相应的,神格十四的时候,就是十四分之一。

  神力化身的力量看似不断的缩水了,其实是持续的提升着。

  李墨尘不常使用神力化身,一是因他有更好的副体,二则是因他现在还未进入神国,没有达到《人神分治条约》的界限,所以没必要。他现在只要愿意,可以随时随刻出现在这个城市的任何地点,而本体的实力,无疑比神力分身更强大的多,目前他也没遇到什么分身乏术的状况。

  以后他可能会用,可目前真不需要。只有眼下这种场合,李墨尘才需要动用此术。

  没道理为对方一个化身,而打断他提升‘天命剑’与‘六爻仙剑’的进程。

  “不再考虑一下吗?安德烈?”

  阿波罗似乎在看着‘李墨尘’的化身,可其实是在望着玻璃窗外,那正悬浮于斯沃德庄园上空的二十八层魔法塔。

  “我以为我们可以成为朋友的,你这样可真让我为难。”

  “可我们已经是朋友了不是吗?”

  李墨尘笑着回应:“几个月前,我们已经有过协约,我维持中立,而你们给予我和平,我一直都做得很好不是吗?”

  “你的中立,却导致了奥林匹斯数百万信徒的流失,而且是质量极高的那种。王父与我可以不计较这些,可前提是你加入奥林匹斯。”

  阿波罗微摇着头:“你在珊瑚海的那支船队,也会让我们的计划破产,这可不是中立派该有的姿态。”

  “那只是对于我那些可怜信徒的救助,还有对各方的回应与自卫。”

  李墨尘针锋相对:“某些人似乎不打算让我置身事外,这十天在澳洲,针对我的教会的袭击就高达一千二百三十二起,造成三百多位信徒死亡。这倒没什么,关键是我的教堂,他们被断绝了物资供应。”

  主要是魔石与魔法材料之类,他在那边的二十七座教堂都有着足够的粮食储备。

  可问题是频繁的攻击,导致魔石与魔法材料的急速消耗。还有信徒与托庇的民众增加,让他们必须扩充教堂的规模与覆盖范围。

  然而命运教会在澳洲,目前已收购不到任何与魔法有关的材料。

  更让他不得不重视的是,根据克拉克·班菲尔德与帕拉塞尔苏斯收集的情报显示。澳洲已经聚集着一股对命运教会怀有敌意的强大力量,他们在等待着某个时机,对他们的二十七座教堂发起毁灭性的攻袭。

  “真遗憾。”

  阿波罗叹了一口气:“我很想知道,你有恃无恐的依仗是什么?与本土神明的联盟?可我想倪克斯与厄里斯这对母女,也只是将你当成棋子来利用而已。最近阿美利加政府的举动,显然是对你的威胁与逼迫。为了她们而与奥林匹斯及阿萨为敌,这真的很不明智。看看她们的作风吧?她们的盟友,有多少被她们出卖?甚至是除去的?即便信誉较好的魔法女神,她也没法摆脱她母亲的影响,与你之间的同盟更非是牢不可破。安德烈你真准备依靠这个不稳定的联盟,走向一场可能将你拖入地狱的战争?”

  李墨尘面色漠然,他知道阿波罗指的,是阿美利加德克萨斯州多个城市联合,对旭日公司与光魔工业提出起诉,控告他们滥用在生物殖装与魔动装甲上的垄断地位,造成德克萨斯州几家军工企业的重大损失。

  李墨尘也知道这是纷争女神对自己的警告,如果他违背了这位的指令,就将面临从凡人到神明层面等各个维度的全面打击。

  阿波罗又特意提及了‘阿萨’这个单词,显然是向他示意,这两方已经在针对他的问题上达成共识。

  “我并不打算发起战争,阿波罗殿下!除非这是你们给予的。我只是想要给我的教会,补充一些物资。”

  李墨尘的语气依然冲谦而友善,可阿波罗却已经没有了初见时的温和:“可我不允许!”

  他用冷厉的,含着警告意味的目光看着李墨尘:“今天只能有三个结果,臣服于奥林匹斯,或者是我们将你的防护舰队击沉,又或者,安德烈你在这场战斗中获得胜利。”

  李墨尘这次却是沉寂了良久,他定定的与阿波罗对视着,然后摇头。

  “如果是之前的条件,我不可能加入奥林匹斯神系的,阿波罗殿下。”

  “那就不用再谈了。”

  阿波罗的身影,已经化成点点金芒散去,他同时发出了一声叹息,在这间办公室内回响。

  “可惜——”

  在这位离去的第一时间,爱丽莎的身影,就走入了进来:“谈崩了是吗?”

  “这岂非是预料之中?让人转告第一与第二联合舰队,要开始作战了。”

  李墨尘神色微肃的站到了落地窗前:“对手可能是包括阿萨神族与光辉之主在内的全部。”

  “事实上,就在两分钟前,阿萨神族的诱惑与欲望之神洛德,向您的教会传达了见面的请求。”

  爱丽莎苦笑:“我猜他的目的,也是在向你下达最后通牒。”

  “那就不见了,告诉他我现在没有向任何神系臣服的打算。”

  李墨尘不打算与洛德见面,后者是一位准神王,实力尤胜于阿波罗,说不定就能看出他现在的状态,从而导致接下来的战局生变。

  “他们要战的话,那就一起来吧,我不介意。”

  “您的旨意。”

  爱丽莎耸了耸肩:“不过,其实我觉得,我们没必要太在乎那位女神。我们在白宫在议会,也有着足够的力量。顶多就是阿美利加内战,甚至是分裂,自由女神的本体没法进入这个世界,最终鹿死谁手还不知道呢。”

  “哪有这么简单?”

  李墨尘哂笑着看向自己的得力臂助:“我成神的时间太短了,爱丽莎。而那位女神殿下的力量,已经引导了这个国家数百年,这个国家就是她一手扶植建立的不是吗?她的影响力充斥在这个国家的每一个环节,填满着方方面面。如果我想让某些人下定决心跟着我走,那就必须展现出一定的实力。所以某种程度而言,一场时机恰当的战斗,正在我的期望之中。”

  当前这个时间点,各大神系对他的重视都不够,而命运教会与威尔顿斯坦集团的力量,还有他本人的实力,却已达到了一个峰值。

  委曲求全赢不来尊重,分裂与内战则会消耗他们的力量,所以作战是唯一的选择。

  他需要一场胜利,就如半年前的那几场战斗,为他赢得半年时间的和平一样。一场让众神都暂时无力反击的胜利,让更多的人站在自己这一边。只有如此,他才能真正作为一个棋手,站在棋盘外与那些强大存在们抗衡博弈。

  “那就痛痛快快战上一场吧,殿下。”

  爱丽莎深吸了一口气,目光渐渐凌厉起来。

  她其实一直都明白李墨尘的意图,只是敌人带来的压力过于沉重,让她本能的就生出避忌之意。

  可既然无可逃避,那就只能努力去面对。

  而在放下心中重担之后,爱丽莎甚至有点开玩笑的心情:“我猜那两方,现在一定会在想殿下你不懂得他们的好意。用东方的话怎么说来着?不识抬举。”

  李墨尘则不甚在意:“那么这场冲突之后,他们就不会这么看了。”

  ※※※※

  “很遗憾,我没能够和平的帮你取得战争的权柄。”

  星空之中,一艘宽阔而华丽的云中战舰中,阿波罗在自己的神座上睁开了双眼:“看来你必须亲手拿回属于自己的一切了,阿瑞斯。”

  “看来他不懂得这个机会是多么的珍贵。”

  战神阿瑞斯不出爱丽莎所料的这么说着,他一声冷哼:“不过这也是预料之中的事情,将他当成战神信仰的信徒只有一千七百万人左右。可这份利益,即便是我都不舍得轻易放弃,何况是一个刚刚成神的凡人。他一生当中还没经历过失败不是吗?我早说过的,最开始就不该容忍他,他现在的力量更加强大了。”

  阿波罗笑笑不言,眼神中却现出了几分不以为然。

  半年之前,他们可非是‘有意’容忍,而是无可奈何。当时的奥林匹斯大舰队距离光明世界还有些距离,诸神也无法在这个世界完整的降临力量。

  只要光辉之主不出手,那位命运主宰在主物质界中完全可以说是无敌。

  当时要保全奥林匹斯的教堂与神庙不受命运主宰的打击,让他们可以全力抗击光辉神教,那么‘怀柔’之策是唯一可行的方法。

  说到底,这都是因阿瑞斯与提尔失败之后所导致的策略。

  也就在这个时候,阿波罗的神色微凝,仰头看向了上方。

  “既然他还不知道妥协与退让的可贵!那就去让他认识到这一点。”

  随着这个声音,一个身着赤金战甲,手持权杖,无比威严的身影,出现在他们的身前。这位浮立在七米高空处,居高临下的俯视着二人:“阿瑞斯!现在就去让那位不懂得珍惜他人好意的家伙,认识到他究竟错过什么了吧!去摧毁他的舰队,拆掉他的神庙,让他的信徒哀嚎哭泣。这一战,我会让胜利女神去帮助你。”

  胜利女神尼姬,同时是宙斯和雅典娜的从神。她的父亲,是泰坦时代的战争、兵法之神帕拉斯,她的祖父则是初代泰坦星象与气象之神克利俄斯,由于在提坦战争中倒戈向奥林匹斯并助其获胜,得以执掌‘胜利’的权柄。

  她还有三个兄弟与姐妹,克拉托斯(力量之神)、比亚(强力之神)与泽洛斯(热诚之神),是隶属宙斯的嫡系力量。

  “尼姬——”

  阿瑞斯的眼,微不可察的稍稍收缩,然后就俯身一礼:“遵从您的意愿!我必将让我们的敌人,痛苦与悔恨他们的选择!”

  于此同时,在‘克利塔斯克夫’号战舰,端坐于王座之上的奥丁,也是目现冷诮之意。

  “我们的好意,看来他是准备拒绝了对吗?他甚至不打算与你的神力化身见面?”

  “正是如此!”

  诱惑与欲望之神洛德微一颔首:“有负您的所托,奥丁陛下!”

  “这与你无关,是我轻忽了凡人的贪婪。”

  奥丁一声哂笑:“现在是纠正这个错误的时候了,也必须给那个桀骜不驯的新神一个教训。让我们的龙头战舰出击吧!奥丁的军团,今日将与我们曾经的敌人联手作战。”

  “那么陛下,您是否打算亲自出战?”

  这一句来自于诸神之座的最末尾处,众人纷纷侧目以视,发现那正是光明之神巴德尔的长子,真理,正义与和解之神凡赛堤,这顿时引发了在场众神的怒火。

  “你准备说什么孬种的话了吗?凡赛堤?”

  “一个连神职被新神窃夺都不敢出声的家伙,你劝吾王也学你一样吗?”

  “如果你不是陛下的长孙,就凭你在四千年前的怯战之罪,就可以将你处以极刑!”

  奥丁微一抬手,让他的神殿恢复了寂静,然后他语气淡然的回应:“是的,洛德已经帮助我与包括光辉之主在内的诸神,取得了默契。”

  “可他们并不可信!”

  凡赛堤神色诚恳:“如果您在这一战中出现什么损伤,那么我们阿萨神族,很可能会在这场竞争当中第一个出局。”

  可这一句,却导致众人的哂笑。

  “吾王会受到损伤?”

  “你在说什么梦话呢?凡赛堤?”

  “你认为一个封神不到一年的家伙,能够伤到陛下吗?”

  “这可不是半年之前,陛下的神力,已经完全降临于这个世界!”

  奥丁也哑然失笑,他不以为然的微一摇头:“我会注意的凡赛堤,这点你无需担忧。我认为你现在更该担心的是,如何取得众神的谅解。我还没有宽恕你呢,凡赛堤!”

  也是同一时间,在某个被巨大火炬照耀的神国中。

  一位白衣女神与黑衣女神正凭湖而立,她们通过眼前的湖泊,望见那正发生于珊瑚海海域的战争。

  “那支澳国海军的舰队看来是赶不及参战了,这是你的主意吗?厄里斯。”

  “不,是梵蒂冈,他们的人影响了澳国军方的决策。”

  白衣女神的语声悠悠:“我只是袖手旁观,没有阻止。”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神运仙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