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七月小说网 > 全球觉醒:从觉醒虚空恐惧开始 > 198 万眼,棋子的觉悟

198 万眼,棋子的觉悟


  云旭腾说他对现在这幅身体不熟悉,宁三缺是信的。

  此人的先天魂灵与先天魂技,配合在一起堪称恐怖,取所有对手最强大部分融为一体,虽然无法获得魂技,但仅凭各人最强部位,融合而成。

  堪称宁三缺见过最强与最诡异的先天魂灵。

  可与所那罗白莲骨佛那诡异无比的夺人为己之化身相媲美。

  甚至宁三缺认为,所那罗的魂技并不如云旭腾。

  怪不得其父拼死都要将其送出。

  不得不承认,面对此人,宁三缺丝毫没有一点胜算。

  就在这时,云旭腾动了,其人动若雷霆,是真的雷霆。

  从他身上泛出滚滚雷霆之银白色,那是他的……脑袋。

  不知何时,其脑袋都已经出现变化,一根巨大的银白色独角矗立在上面。

  看到刘标已经看到踪影,宁三缺没有犹豫,转身便走,此人太过诡异,他不是对手。

  云旭腾愣了一下,似乎没想到宁三缺居然转身就跑,他异化的双腿猛然踩动地面,向宁三缺追去。

  其仅凭异化态的速度,居然略微超过【敕神术】的速度!

  让宁三缺松了口气的是,云旭腾丝毫没有加速魂技,或许是其太过仰仗他那换体魂技,只是凭借这自身的异化双腿。

  两人一追一逃。

  宁三缺判断了一番形式,逃跑的方向赫然是远处大战的方向。

  ……

  在元万靑出手后,【三色离神炎】出手,灼烧布阵鬼面人,转眼间便有两人已然身陨。

  天空乌云似乎消散了一些,有些许光亮降临。

  也似乎是元万靑的出手,彻底打乱了曹刀以及其身后之人的布置,曹刀再度一刀逼退曾老头。

  声音沙哑,低吼一声,“撤”!

  身后,那道门户再现。

  森夏也停止了疯狂,迅速向那群鬼面人而去。

  曹刀的一句话,剩余的鬼面人也在向后撤,天空的乌云渐渐消散,神秘黑影的身躯也开始仿佛浮影一般,若隐若现。

  祂仿佛感到,降临现世的时间到了,不知是谁的意志,祂也陷入彻底的疯狂。

  以两败俱伤的方式疯狂的攻击着元万靑。

  曹刀在逼退曾老头后,居然没有逃跑,反而也向元万靑斩去。

  曾老头迅速跟上。

  黑影趁机脱离半步超凡战力的战场,阻拦其余掌控级存在,掩护鬼面人以及……森夏的逃离。

  曹刀以一敌二,面对元万靑与曾老头,怡然不惧。

  三色离神炎燃烧着,将脆弱无比的空间焚烧出一个又一个虚无的黑色裂隙。

  在神秘黑影与曹刀的疯狂下,鬼面人与森夏居然真的……跑了!

  鬼面人一走,厄运归神法阵自解,光明重回人间。

  大日照耀着一切,将诸天照亮。

  ……

  云旭腾感觉到天空的变化,看着一步之遥的宁三缺,脸上闪过一丝犹豫。

  “大胆,你是何人!”一道熟悉的声音伴随着无数鬼神哭嚎响起,这是黑二的声音!

  宁三缺回头,云旭腾的身影已经消失。

  “下次见面,你必死无疑!”这是云旭腾留下的最后一句话。

  他知道这是对自己说的,心中回应道。

  “我等着!”

  宁三缺知道那边的恐怖战场已经结束,不知结果如何,也不知有没有留下森夏。

  他心中有些阴翳,他隐隐有种感觉,自己似乎又在不知不觉中,做了饵!

  心中一片冰冷,这次回归长安太过突然,巧合也太多了。

  凑巧就是森夏要被审判,凑巧就是审判环节邪教冒天下之大不韪救下森夏,凑巧元钧座在此刻恢复实力,凑巧自己刚杀了曹德真,魔都那边捣灭云渺集团,凑巧云旭腾就要来……杀自己!

  这是一个大局,不知此次审判庭上,除了自己与刘标,又有几多饵?又有几多渔人?

  或许,森夏也是饵,只是以掌控级强者为饵,不知要钓的又是什么大鱼。

  大人物有大人物的算计,有大人物的格局,作为棋子,他似乎只能任人摆布。

  可从始至终,从没有一个人问过,他是否愿意做这……饵?

  实力,纵然这是现代社会,但掺杂着超凡力量,终究还是以实力说话。

  纵然他是一载魁首又如何,终究只是学生时代的小打小闹。

  终究还是实力太弱了,这漫山遍野的掌控级都在不知不觉间做了棋子,自己又能有什么办法。

  宁三缺脸上扯过一个笑容,知道了又何妨,装作不知便是。

  恰如猛虎卧荒丘,潜伏爪牙忍受。

  若现在自己是超凡……

  “黑叔,你知道这件事吗?”

  黑二沉默,他知道宁三缺问的什么,事实上,就算是他,也仅仅知道今日可能会有大战,但与谁战,如何战,一概不知。

  宁三缺看到黑二的沉默,他懂了一些,没有再问。

  ……

  曾老头与元万靑站在地上,看着远处,纵然将曹刀的身躯打的裂纹遍布,鲜血满身,浑身充斥着被三色离神炎烧灼的痕迹。

  曹刀开口,鲜血不自觉的从其口中渗出,他似乎在得意。

  但没有办法了,元万靑的实力是临时的,是洪州方面知道此事的人,拼尽全力为他赢来的时间。

  曹刀终于还是撑住了。

  曾老头一人没有把握斩杀曹刀,纵然曹刀已经重伤……

  *

  *

  *

  北欧之海,有一片极度深邃之海,其名永暗。

  大海,通地球水脉,可知天地万物规律。

  一道不知多么庞大的身影躺在海中,呈现人形,但又似乎不是人,其身上覆着这无数细密的鳞片。

  火红色的鳞甲,肘部、膝盖处的无数骨刺,头生双角,看着就仿佛那传说中的恶魔一般。

  只是那鳞片上,长满了一颗颗眼球,黑色为眼白,血红色为瞳孔,有的闭合,有的睁开,其中神光孕育。

  混乱与无序的气息,在其身上体现的淋漓尽致。

  “快了,此地即将可以降临超凡了,地上魔国……呵呵!”

  他略微动了一下,不经意间,将其身下压着的事物露出一角。

  那是一道无比庞大,漆黑如墨、扭曲混乱的……空间门!

  其名万眼,乃是撒旦教不知存活多久的存在,似乎从撒旦诞生的那一天开始,其便是撒旦的信仰之神。

  这是一场试探,不知是万眼在试探人间,还是人间在试探万眼。

  *

  *

  *

  打扫战场的工作都轮不到宁三缺,是掌控级强者亲自上场的。

  因为厄运归神法阵带来的影响太大,纵然是具现级,接触那遗留下来的厄运诡异气息,都极有可能直接堕落。

  此战,邪教丢下两个掌控级强者的生命。

  长安方面,灵协理事长吴清重伤,其余人都是轻伤。

  或许,仅从战果来看,算计了一场,似乎没有丝毫收获。

  元万靑站在地面,曾老头正在与人说话。

  这些人能与曾老头谈笑风生,其实力可以推测出,至少都是半步超凡……

  曾老头问道。“能确定万眼的位置吗?”

  天空漂浮出一颗气泡,气泡中回响着一个刚硬的声音,“万眼没有出手,就算万青出手,超乎其预料,也依旧没有出手,他比我们想象中,还要谨慎。”

  一缕飘荡着的,但又似乎静止,让人产生错落感的微风回荡在曾老头身边,“他的气息,丝毫在海上!”这道声音,说的语言不是汉语!

  “万眼已经数百年没动了,我一直都以为其只是个传说,若不是这次魂教与撒旦忽然之间要合并,其有气息泻出,我也不能确定其的存在。”曾老头闭眼说道。

  万元青说道,“传说万眼全知全能,所以我们已经这般谨慎,没有请任何一个非长安之人帮助,你们最后居然告诉我,没有办法获得万眼的具体位置!希望贵国能给我们一个交代。”

  万眼的威胁真的太大了,留下的传说太过恐怖,有人说起是远古生物,全知全能,现在已经复苏,即将再临人间。

  全球五大强国联合,设下一局,要算出万眼的位置。

  这场审判,确实如宁三缺所料,从始至终都是一个局。

  他的存在,便是满上这一局上最圆满的那一步。

  只有他来,曹刀才有可能来,曹刀来,才是让万眼入局最关键的一步。

  许久,这些大人物之间的交谈终于结束,没人知道他们说了什么。

  长安方面,真的向这些人看到的那样,近乎出动所有掌控级,仅仅留下两具尸体吗?

  *

  *

  *

  十三个鬼面人,加上森夏,从一处山林中走出。

  鬼面人付出的代价极大,其不但身死两人,这十三人也几乎就剩一口气。

  “你帮我们护法,我们暂时需要疗伤!”

  森夏愣了一下,他似乎很久没有被人这般颐指气使过了,上次这样,那是多少年前呢?

  但他反应很快,毕竟,他一个新加入的邪教徒,被老资格欺负,不也是应该的吗?

  只是这些鬼面人似乎并不信任他,虽说让他护法,但仍然布下法阵。

  森夏没有介意,他闭目,心中出现一道黑色门户。

  先天魂技【梦魇之境】:可跨越现实、虚幻、空间等一切阻碍,进入梦魇之地。

  梦魇之地中,已经站了一人,感觉到有人进来,其转身,赫然是……元万靑!

  “试探出来了吗?”元万靑开口问道。

  森夏面色难看,摇了摇头,他之前疯狂的攻击所有灵协掌控级高层,但与那日与他传音的人丝毫没有一点联系。

  似乎那日给他传音的人根本不存在一般。

  但森夏敢肯定,那人定然是灵协高层,就是他一直想找的……内鬼!

  这次审判,也是他提出来的。

  他若有若无的流露出求生欲,引得那位隐藏极深的卧底出现,但其滴水不漏,丝毫没有露出一丝丝马脚。

  元万靑面色平静,此次虽说那群人在算万眼的位置,何尝不是在查长安灵协那个内鬼的信息。

  可惜两个目标都未完成。

  内鬼的信息并未泄露,查不到。

  万眼的位置也仅仅算出其在海上。

  森夏忽然想到自己现在的处境,说道。“钧座,既然如此,不如……击杀那些鬼面人?”

  元万靑摇摇头,那些人天寿有缺,已经彻底失去了进阶超凡的可能,就算不杀,恐怕也会很快便被邪教抛弃。

  那些人,元万靑之前便能看出,进阶掌控级,或许都是万眼强行帮其压制灵性,就算在掌控级中,多半也是最弱的那种。

  多半就是为了向世界宣布那恐怖的厄运归神法阵而存在。

  森夏这枚钉进邪教的棋子,比击杀一些半废的掌控级重要的多……

  元万靑想着。

  *

  *

  *

  宁三缺知道长安这边很快便会陷入极端忙碌的状态。

  他与刘标喝了顿酒,见了见苏愈、崔白、卫乾等朋友。

  卫乾现在与苏愈组队,在长安魂武这边的名声也还可以。

  聚满楼。

  “小苏,老卫有没有欺负你?”刘标笑着说道。

  苏愈依旧向以往那般,羞涩摇头。

  席间,卫乾忽然开口。“吴亦突破具现级了。”

  吴亦。

  这个名字让宁三缺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那时在他刚刚觉醒的时候,便听说过这位长安的天骄。

  之前长安最好的成绩便是此人打出。

  提到此人,就不得不说他的弟弟,宁三缺与之还有些仇怨。

  “怎么,找你麻烦了?”想到卫乾与那吴凡之间的一些摩擦,宁三缺笑着问道。

  崔白夹了一口菜,他们几人共同经历华夏之鼎,在古代,称得上一句同袍,关系还算亲近。“老卫在长安魂武很威风的,吴凡那小玩意,怎么可能敢招惹他,只是那家伙天天仗着他哥与老爹的名号,招摇撞骗,被老卫教训了一顿。”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全球觉醒:从觉醒虚空恐惧开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