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七月小说网 > 逆天换明 > 第一百二十六 毛文龙亲至

第一百二十六 毛文龙亲至


  前院是孙六岩和王贵夫妇轮流住着,他们非要做些下人的活儿,给郭大将军撑门面,让李秀姐少些劳累。

  但李秀姐还是不习惯被侍候着,力所能及的活儿从不假手别人,都是自己来做。

  比如为自己的男人做早饭,对李秀姐来说,就是心情愉悦的享受。特别是看着郭大靖吃得香,再赞上两句,就更觉得没白忙活了。

  粥、小咸菜、杂粮饼,这是郭大靖点的早餐,吃起来也分外香甜。

  “是又要打仗了吗?”李秀姐在饭桌上旁敲侧击地打听,“村里的人家差不多都在忙,做干粮的最多。”

  郭大靖沉吟了一下,说道:“正在准备,还要接到命令才会行动。”

  李秀姐不吭声了,她知道这是避免不了的事情,谁让自家男人是将军,又赶上这个世道呢!

  唉,要是能过太平日子,哪怕只是饿不死,消停安心地生活也让人满足啊!

  “你不用担心,好好在家操持就行。”郭大靖放下饭碗,笑道:“家有贤妻,夫不遭横祸。你这么贤惠,我是一点事也不会有的。”

  李秀姐对这夸奖和玩笑并没有乐,垂下眼帘沉默了半晌,柔声道:“打仗时千万要小心,要记得妾身,还有小妮和秀成都在等着你。”

  郭大靖点着头,拍了拍李秀姐的手,说道:“知道,你就放心吧!”

  战场上厮杀血拼,又有几个是无牵无挂。

  也正因为要让牵挂的亲人吃饱穿暖,或是过上太平日子,才会舍生忘死地去为他们打拼。

  没有人天生勇敢,但有人选择了怯懦和恐惧,选择了苟且偷生;也有人选择了无畏和逆行,选择了宁死不屈。

  等到李秀成和小妮睡了懒觉起床,郭大靖已经前往了军营。他们也是郭大靖的亲人,也是他要通过奋斗来改变命运的对象。

  到了军营,郭大靖和刘兴祚打了招呼,便赶去工坊,亲自指导监督,赶工制造一批铁夹子、铁蒺藜。

  踏板雷需要挖坑,用铁夹子就要省事快速很多;铁蒺藜则是撒在地上,阻遏建虏骑兵行进,郭大靖更愿意叫它三角钉。

  三角钉是最常用的中世纪武器之一,它也被称为战马陷阱、乌鸦脚等等。主要目的是伤害行进中的马蹄,从而阻止前进的军队骑兵等。

  赵青山已经在工坊就任管事儿,带着陈三祥主要负责检验制造出来的武器装备的质量。

  对于郭大靖紧急要求的装备,工坊不敢怠慢,抽调了不少人手加班赶制。赵青山和陈三祥检验得也细心严格,郭大靖对目前成品的质量十分满意。

  “郭将军。”赵青山把一样东西递给郭大靖,说道:“如果要扎马蹄或人脚的话,这个样式也应该可以。”

  郭大靖接过来看了看,是一块木头,中间钉着根钉子。

  赵青山说得没错,这种样式也能起到阻碍战马、扎伤马蹄的作用。而铁制三角钉的打造,在当时全手工作业来说,并不是很容易。

  当然,简单易造也有它的缺陷。如果只是抛撒的话,会出现钉尖不能朝上的情况。

  郭大靖只是想了一下,便决定大规模生产制造。虽然有缺陷,但从制造成本、速度,以及失败的概率上讲,还是能够接受的。

  “底座要圆形,钉子的长度不要超过这个半径,再打磨一下,形成个凸形。”

  郭大靖按照图钉的样式,比划着提出了建议,这也有点类似不倒翁的原理,抛撒时增加钉尖冲上的概率。

  赵青山思索了半晌,有些明白了其中的原理,点头称是,退了下去。

  后世可以用飞机或机械抛撒,现在最快的办法恐怕就是用抛石机扔出,多数的时候还是要用人工安放。

  除了对付战马,还能扎人的脚丫,比埋设竹签要更加快速方便。特别是藏在草丛树林中,肉眼不易发现,效果更棒。

  郭大靖虽然对于潜入袭击很有信心,但对于准备工作却丝毫也不放松。

  准备得越充分,成功的概率越大。不仅是他,还有随他出战的将士,都要尽量地安全返回,与亲人再度团聚。

  在工坊继续监督指导,工作基本上都交代完毕,只剩下能够生产制造多少的问题了。

  这时,亲兵赶来报告,皮岛来人,刘兴祚要郭大靖马上回去接受命令。

  郭大靖稍微有些忐忑,不知道毛文龙能否同意他的计划。

  如果依然要出动大军袭击辽阳,他也只能带领广鹿岛的人马前去助战,尽管他不认为会有什么大的收获。

  “毛帅?!”回到军营,郭大靖在军议大厅见到了毛文龙,不禁大吃一惊,赶忙躬身施礼。

  毛文龙正坐在桌后,仔细阅看着郭大靖和刘兴祚这些日子完善的作战计划,好象还有编书般的造谣文件。

  对郭大靖的施礼拜见,他只是微微一笑,向下压了压手,示意郭大靖坐下。

  郭大靖坐下,看了一眼旁边的刘兴祚,询问的意思明显。

  刘兴祚撇了下嘴,耸耸肩膀。意思也明确,他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不提前告诉也是毛文龙的意思,他也很无奈。

  郭大靖挑了下眉毛,老老实实坐好,偶尔抬下眼皮,观察毛文龙的神情。

  毛文龙不紧不慢地看着文件,喝着茶水,时而捋须颌首,时而淡淡而笑。

  郭大靖轻轻捂嘴,偷偷地打了个呵欠。刘兴祚翻了下眼睛,依旧坐得笔直。

  终于,毛文龙放下了文件,抬头看了看正襟危坐的两人,微笑道:“做得很好,本帅甚是心慰。”

  郭大靖这才有机会开口询问,“毛帅,怎么亲自来岛,是要率军径袭辽阳吗?”

  毛文龙摆了下手,说道:“你们既然有此计划,本帅又岂能不放心?“

  停顿了一下,他又继续说道:“本帅准备给你们打个下手,率领广鹿、大长山岛、旅顺诸部之兵,进逼海州。”

  建虏发动宁锦大战,也在辽东要地留下了人马防守。

  镇江、昌城是防范皮岛、云从的;海州则是阻遏东江军在辽南的攻势,是辽阳、沈阳的一线防御。

  而郭大靖制定的袭击计划是绕过海州,潜至辽阳附近。毛文龙要率辽南诸岛之兵进逼海州,目的也很明确,就是牵制建虏,配合郭大靖的潜入行动。

  当然,毛文龙大张旗号,显示主力在此,确实对建虏有很大的牵制。同时,袭击辽阳也更有分量,向朝廷的奏报也更光彩。

  至于袭击昌城,则交由陈继盛指挥,由皮岛、云从、鹿岛、石城岛、王家山岛等部的一万多联军来完成。

  不管昌城能否被攻克,都比不上径袭辽阳对朝廷的震动。从这方面来讲,毛文龙倒是有争功之嫌。

  只不过,身为一军主帅,不管手下的哪支部队建功,都有他一份,就算他不来也是一样。

  所以,毛文龙不认为自己是争功,而是在帮助,郭大靖也不在乎。

  “毛帅亲自出马牵制建虏,袭辽阳的行动,末将的把握又增加了两成。”郭大靖拱手道:“我部已经准备好,随时可以行动。”

  毛文龙点了点头,说道:“三百人马,虽是精锐,是不是太少了点?”

  郭大靖说道:“人少目标也小,潜入建虏统治区,更易隐蔽。”

  毛文龙见郭大靖心意已决,也就不再异议,缓缓说道:“明日就开始行动,可仓促?”

  “没有问题。”郭大靖说道:“工坊正加班加点赶制,我部也集训完毕,明日早晨便能扬帆启航。”

  “好。”毛文龙用力一拍大腿,转向刘兴祚说道:“调集岛上人马,一千即可,明日随本帅赶赴旅顺。”

  既然是虚张声势的牵制性佯攻,人马就不用倾巢而出。那样的话,粮草物资的耗费太大。

  而诸部的人马加起来,再有毛文龙率领的一千内卫,也有五六千之众,足以造成一定的声势,起到牵制的作用。

  由此也可以看出,援朝作战之后,额兵两万八千的东江军还是损失很大的。

  虽然有朝廷补发的粮饷,增援的物资,以及首功的赏银,想要全部恢复,却不是短时间内能够做到的。

  皇太极看得也是挺准的,在攻朝之后马上发动宁锦作战,东江军想牵制,力度也不会太大。

  只不过,对于红夷大炮的威力,皇太极显然没有足够的重视。对于后金军的攻坚能力,却有些高估。

  军事布署最终敲定,眼看也到了中午时分。郭大靖便命人准备酒菜,款待毛帅等人。

  “怎么,不去你家见见新妇?”毛文龙呵呵笑着,调侃道:“听陈副帅说被打了秋风,本帅可是有备而来。”

  郭大靖觉得老是自己请客,怪忙叨,怪累人的。可毛文龙这般说了,显然是表示亲近,也是对他的看重。

  “郭将军在家中宴请毛帅,末将来招待内丁的诸位将领。”刘兴祚笑着说道:“毛帅既准备了贺礼,这喜酒是一定要补的。”

  郭大靖笑着点头,先派亲兵回家通知一声,他才陪着毛文龙出了军营,只带了两三个亲兵,不紧不慢地向家中赶去。

  “朝廷已经发下诏令,希望东江军能够出动牵制,解锦州之围。”毛文龙对刘兴祚还是有些不信任,并没对他说起此事。

  郭大靖眨巴眨巴眼睛,说道:“只是诏令,没什么实在的好处?”

  毛文龙哈哈一笑,说道:“君命难违,难道还不够?”

  停顿了一下,他便补充道:“东江军的额兵数定了。以原来的两万八千,再加上解送的首级数,共是三万四千余人马。”

  “粮草物资也要送来一批,还有万岁拿出的二十万内帑。”毛文龙向京城方向拱了拱手,说道:“若能解锦州之围,万岁还有嘉奖赏赐。”

  郭大靖点了点头,笑道:“这还差不多。要让马儿快跑,就得给马吃草,没有白使唤的道理。不说别的,能有关宁军一半的粮饷物资,东江镇就能拿出更辉煌的战绩。”

  毛文龙苦笑着摇了摇头,说道:“关宁锦防线最初是帝师孙阁老制定的,还有众多文官赞成,岂是能轻易改变的?”

  孙承宗虽是忠臣,但关宁锦防线却是错的,能把大明的财政拖垮。文官赞成,是因为能从中上下其手,干工程什么的最容易捞钱了。

  郭大靖也知道这里面牵扯极大,水深得看不到底,根本不是一个人两个人能够改变的。

  “以后恐怕少不了要咱们牵制解围。”郭大靖无奈地说道:“可东江镇若被建虏攻击,他们却多半不会管。”

  毛文龙叹了口气,对这个结论深以为然,但却毫无办法。

  郭大靖岔开了这个不快的话题,笑着说道:“毛帅,末将也想要做些生意,赚钱贴补军用。不知可否?”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逆天换明》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