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七月小说网 > 碳变之唯我独法 > 五十一章 渎神者

五十一章 渎神者


  “给我困住他!全力攻击,不要停!”卡扎克大声发令的同时,自己却在技巧性的后退……

  这里是北沙六号驿站,距离冰原直线距离已经不足两百公里

  但这两百公里,路却是相对难行的。

  太阳帆的沙舟没办法在这砾石遍布的戈壁地区驰骋。

  严重的风沙,又对寻常的车驾、铁轨运输形成了严重的制约。

  冻原中较为好用的大雪橇车,自然也不能用在这里。

  于是就有了猛犸车,一种十分巨大笨重的车辆。

  没有猛犸,只有牦牛,几十头牦牛拉一辆车。想要这些牦牛在干热多风的地带干活,需要专门的防干防防热牛甲,还得喂刨冰。

  尤其是这个季节,还得给牛剃成短毛,总之就很难伺候,运输成本很高。

  月神教搞事,也就挑这个地段,给巨冰注入毒素,给驯养的牦牛下毒,可是把个凯蒙皇朝坑惨了。

  凯蒙人在国际上又是倒人不倒架、很要脸的那种,半年多硬是将运输箱近乎彻底的清洗了一遍,仍旧不管用。

  现如今,一部分破坏分子被周宁寻踪索迹给撵出来了。

  于是就有了此时的一战。

  “合法,土墙壁垒!”八个人施法,方圆数百米的戈壁上土浪翻卷,沙石聚集,形成了墙,又连成了垒。

  “合法,土牢囚笼!”另外八人联合施法,第二重土墙壁垒在第一重的基础上,效果更佳,形成了囚笼。只余天顶还有一小个口,能见到外界的天空。

  “火法,焚焰之术!”

  “风法,大风吹!

  金色的身影一闪,周宁出现在卡扎克身旁,抱着胳膊,以好友闲聊的口吻道:“这队伍,以前莫非是搞冶炼或烧窑的?窑炉造的不差,风火也挺到位哈!”

  “啊!”卡扎克明显是被吓到了,心说:“丢你妈,你怎么就出来了?”

  周宁仿佛看穿了卡扎克的心思,笑的颇有些小得意。

  这趟沙海之旅,由于气氛到位,又借助了‘俺寻思…’和‘学者思维’这两个技能威力,他竟然领悟了土系法则‘大地之心’。

  也就是说,从土系超凡之力的角度讲,他现在都堂而皇之的步入传奇等阶了。

  双手一拍。

  ‘嗡咚!’一声,众多施法者全部体表金沙闪耀,然后被挪移进了土牢内,先承受了一波自造孽生成的风火烧。

  紧接着,执刑者进厂,顶盖闭合,关门打狗,一通收割……

  周宁扭头看向卡扎克:“配合?还是抗拒?”

  “啊...”卡扎克紧张的做了个吞咽动作,其实是戏精上身,借机思考。

  “配合,当然是配合!”他卑微的笑着说。

  周宁看穿了卡扎克的伎俩,却也不揭破。

  线索到这里有些续不上了。

  他将亡魂收割的效力赋予执刑者,也能获得审魂的信息回馈。

  问题在于这些被杀死的超凡者,都是月神教网罗的纯打手,只管坑坑人、跳跳舞,余事一概不知,信息价值极低。

  而眼前这个卡扎克是领料一方的主事人,但灵魂上被打了‘钢印’,这种主动配合为奴的‘钢印’,确实能较为有效的防止‘审魂’效果。

  接下来就是所谓的老银币之间的较量了。

  卡扎克将周宁领到了一处十分隐秘的戈壁山谷中。

  突然爆笑:“哈哈哈,你以为……”

  周宁打断道:“谢谢。”

  手一抬,亡魂收割效果发动,卡扎克死亡。

  他现在全天候都能利用死神战职的技能,只不过白昼没有环境加成。

  卡扎克死后,审魂效果果然很差,就像阅读书面文字的加密档案,结果关键信息都用黑炭笔涂抹掉一样。

  但在周宁而言,卡扎克还是帮到了他。

  吹牛哔一点的说,他现在不怕什么陷阱,只问敌人在哪里!

  这里,敌人还真就不少。

  一道道身影落在了山谷中,近百人之多,周宁又被围上了。

  “你竟敢杀了卡扎克!”

  周宁翻白眼,这废话说的他蛋疼的不行,但他还没找到主事之人,于是顺着这话题废话:

  “我发现中了陷阱,恼羞成怒不行么?

  怎么?非得以卡扎克为人质就合乎规则了?

  请你们不要侮辱一个为月神勇于献出生命的虔诚者好不好?

  卡扎克既然能把我引到这里,就已经做好了牺牲的心理准备。而我成全了他。”

  “呃……”围攻的众人有些无语。周宁竟然还站在己方立场扯淡,正反话都让他一个人说了。

  ‘啪啪啪!’掌声想起,银铃般悦耳的女声道:“不愧号称奥特兰最有希望成就圣域的强者,思路很奇特,与众不同!”

  周宁心道:“找到了,应该就是她,既知晓我的身份,又忍不住在关键时刻装哔亮相。”

  他打个响指,道了声:“死亡!”

  ‘嚓!’上百道惨青色凄厉光芒同时一闪而没。

  ‘哗啦啦!’围上来的百多人悉数软倒身死。

  这是领域开启后的亡魂收割效果,群刷,无视距离,在那个瞬间会出现一个门槛极高的灵魂鉴定,过了就是灵魂受伤,而不会被直接收割,不过便立刻死亡。

  坚硬的土壳地面多了一摊摊流沙,死者的尸身就像打开通海阀的大船,缓慢而又坚决的沉没。

  这也是领域效果,大地之心的领域延伸,土葬,一种强降解,这里没有周宁能看上的尸体材料。所以直接回馈天地。

  发声的女人立刻意识到、周宁之前是利用卡扎克的引君入彀谋划钓鱼。

  “该死!”她暗自咒骂。

  她也是不久前得到密报,知晓又死神称谓的克里夫·诺顿出远门来了这里。

  当时就想着见识见识,看是否盛名之下、其实难副。

  没想到对方貌似主动上门了。

  更没想到的是,之前收集的关于对方的情报,竟然完全过时了。

  对方的死神战职,不仅仅能在白昼施展,并且貌似仍旧滥强。

  更麻烦的是,其拥有的土属性力量,居然也已达到了明晓法则的程度。

  “他才多大?就双法则在手,其中还包括神级传奇战职,莫非是神灵转世?”

  羡慕嫉妒恨是必须的,但现在最紧要的是伤人,她不认为自己能刚过这种开挂选手。

  女人走的干脆利落,这边周宁杀戮一起,那边传送法术就已经开始释放。

  换成是虚月岛时期的周宁,遇到这样的对手,还真就没有太好的办法。

  虽然他在对方出声时,就以精神力锁定了对方。

  但空间术法,不管是只有闪烁,还有远距离传送。

  比如说配合某种魔法阵,预想完成锚定,一旦施术,就等于是远程唤醒了魔法阵,直接将人拉回去。

  这样的传送术,只比闪烁慢那么一捻捻,距离和轨迹、以及速度却是截然不同。

  然而周宁兑换了‘虚空意志’已经半年了。

  种田的半年,可不光是攀科技树,还包括消化‘虚空意志’,而这特殊神性,从《照玄本神经》的角度看,是已经掌控(开发点的意义在于具体掌控什么是可选的),然后反刍。

  这样的背景下,消化是极快的。

  因此如今的周宁,除了黑暗法则,时空法则的掌握度也达到而来八成左右。

  这女人在他面前使用超凡层次的时空术法就显得又些班门弄斧。

  “唰!”深紫色的光烟电弧在周宁身周闪耀,周宁跟着女人前后脚消失了。

  山谷中,土葬效果仍旧持续了一段时间。

  彻底完成后,乌拉从土中跃出,‘哞哇!’叫了两声,然后身上紫光一闪,被周宁拉走了。

  乌拉一直以来都扮演着地下卫士的角色,守护周宁的正下方,同时负责协助周宁阴人、以及搞事什么的工作。

  周宁完成传送后,没有废话,直接用了‘大地束缚’和‘告死斩杀’两个法则技能。

  说白了,就是将法则的力量从领域的范围效果,改为单体效果。

  当对法则的理解达到一定程度,就能尝试的这么用了。

  女人被周宁搞了个措手不及。

  她没想到这样的情况下,周宁竟然还能追来。

  她完成传送后,正想着先去洗个澡,去去晦气。

  结果周宁出现了,她毛骨悚然,本能的第一反应就是逃,却被大地束缚近乎石化效果般定住了。

  刚试图挣脱,告死斩杀就到了。

  死神的这一法则打击,更有逼格,并且有仪式特征。

  告死就是宣告死亡,被其哔哔完一套,那就完全没缓了。

  问题是,它这一套也无非一句话,唱名,然后宣告其死亡。

  告死唱名,自带一种类似神灵注视的掉San值效果,只要不是神魂,势必会因此恍惚一下。

  这一恍惚,告死的全句就基本快念完了,所以真正留给当事人摆脱告死的时间,也就是半秒左右。

  女人显然不是那种悬发争胜的牛人,这半秒没被利用好,直接被收割。

  而周宁最看重的是‘审魂’,很成功!

  周宁暗中吐槽:“规则果然是统治者的工具,是给下边人定的。统治者只会遵守利益核算背景下的潜规则。”

  卡扎克算是月神正教正统的中层,灵魂中又近乎奴隶契约的‘钢印’(其实名叫月印,只不过是镌刻在灵魂上的,很有逼格,让周宁想到了钢铁上蚀刻的印记,才这么称呼)。

  而这女的,是像泰兰娜一样的圣女,明明知晓的更多,一旦泄密危害更大,却没有任何印记束缚。

  “我跟正教圣女很有缘呐!”周宁哂笑一声,走上前,拎起圣女的尸体,大步流星往里走。

  现在,他已经对这个所在了若指掌。

  感谢‘量脑切换’和‘学者思维’,让他可以是一台高效的超级学习机,对于信息的掌握,可以多线程进行,十分的快捷,并且随着‘超我’的强大,在越来越快。

  这里是一处秘所,同时也是圣所,是月神教正教在凯蒙王朝北部冰原和戈壁交界处的一个重要场所。

  周宁拖着圣女的尸体来在圣所的深处。

  此地有天然洞穴的特征,也有人工修造的痕迹。

  最显眼的是祭台上供着的一颗特别的宝珠,这宝珠似真似幻,就像月亮般不停的在新月、半月、满月……之间切换。

  这是月神教的人们鼓捣出来的月神图腾,虽然未被长眠的月神真正承认,但起码能跟月神之力取得互动联系。

  周宁对着圣女的尸体伸手一弹,一抹从他指尖出现,原本灵光周遭闪烁着银光,此刻这些银光却被黑紫色的虚空力量扭曲,纷纷碎裂燃烧。

  亵渎!渎神!

  月神图腾光芒猛的大亮,原本氤氲的光烟,变成了太阳光般的豪芒,并且月亮停滞在了满月状态,且表面泛起了血色。

  周宁去看的有些蛋疼。

  心说:“就这?是沉睡令神灵的脾气也变好了。还是毒打挨的太多怂了。我可是奴役了你的圣女,你就这点反应?”

  圣女活转,已经成了周宁的特殊不死。

  “奥丽娜,来,服侍我!”

  圣女奥丽娜,跟圣女泰兰娜,所行之路并不相同。

  泰兰娜是圣女昌,奥丽娜是禁欲。

  从神的角度,不同的圣女不同用处(泰兰娜能当女武神,招揽伺候英雄,包括陪睡。奥丽娜是贴身侍女,偶尔玩些大人游戏)。

  但就难易度而言,奥丽娜这种更难,也更具纯洁性。

  所以就亵渎程度而言,奥丽娜当着月神图腾给周宁咬,的确更遭恨。

  月神:我虽长眠,但你这也太欺负人了,问过我的神性法则体系了么?

  就是这个神性法则体系,就像自动伺候人的AI助手(实际上更有逼格,更抽象,牵连到神性、神职,以及与世界的互动)般,能在神长眠的时候,照顾神。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碳变之唯我独法》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