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七月小说网 > 碳变之唯我独法 > 五十章 瀚海沙舟

五十章 瀚海沙舟


  夏日炎炎,荒沙漫漫,这里是凯蒙皇朝。

  若非国度尽皆活人,周宁很想称呼他们为古墓一族。

  除了荒沙就是大大小小坟茔一般的堡坞和三边、四边的金字塔,这在周宁眼里,真的很古墓。

  除了建筑有特色,布局也有特色。

  所有建筑,注意,是所有,都在绿洲外缘,就像防风墙一般,将绿洲保护起来。

  绿洲对于凯蒙人而言,就像阿三家的神牛,哪怕是野草,也金贵的宛如禾苗,径直踩踏。绿洲的原生态尽可能的被完美保有,就怕因物种结构改变,而引发一系列生态问题,最终导致绿洲消失。

  周宁本来还想吐槽几句造神信神的凯蒙人还挺有唯物主义环保意识。可等到地头,这话就没心情说了,凯蒙人活的是真不易。

  他是搭乘杜普林的风暴号过来的。

  风暴号是杜普林的第一艘飞空艇,同时也是一艘实验用的飞空艇。搜集各种数据,为后面的型号定型打基础。

  它的样子看起来跟奥特兰传统的飞艇不太相同。

  传统的飞艇,从特质上,接近周宁认知中的地球现代氦气飞艇。

  当然,没用到氦气,而是用的一种超凡产生的‘魔气’,也有惰性气体的特点。至于推进动力,自然是大名鼎鼎的蒸汽核心。

  而周宁设计制造的风暴号,则是全蒸汽核心的,热气球原理。

  只冲这一点,很多方面就能做大改动。

  比如说材料。

  风暴号采用了类似钛合金的轻钢,由杜普林工业基地生产。

  轻钢框架,还有钢丝网,以进一步强化艇身的安全性。

  并且是鱼雷式的艇身左右并联,有上甲板,这个平台,能搭载更强力的武器,从而跟空中的来犯者作战。

  另外,风暴号是有以蒸汽核心为动力的魔改P-51战斗机伴行的。

  P-51野马可以说是最好的螺旋桨战斗机,大名鼎鼎,久经考验,量大,进入改进到位,近乎完美。

  而周宁对其主要魔改的地方,在于起落体系,风系和地系符文,让其可以在起落时可以像悬浮机车般不用直接触底,同时拥有更好的滑翔性能。

  总之,魔改P-51的诞生,正深刻的改变着奥特兰王国的军队结构,就连战略战术也受到了不小的影响。

  杜普林工业基地,除了工程机械,就是魔改P-51,订单已经排到几年后,生产规模在持续扩大中。

  凯蒙人十分排外,也鲜少有人跑来这个国家观光旅游,外国来到商人,也只能住专门的驿站堡坞。

  哪怕是为战俘送物资的风暴号,也不例外。

  非要说有什么区别,那就是介于运送的物资量越来越庞大,可以预估的未来,飞艇班次还会增加,因此凯蒙皇朝专门修建了一座城镇,来玩专业对接。

  有意思的是,建镇子的主要劳力,恰恰就是战俘的家属,并且他们建的也是自己的新家。

  周宁除了感叹凯蒙皇朝的权贵算盘打的噼里啪啦响,以及信仰武装的凯蒙大牲口真是好牲口外,还能说什么呢?

  沙丘镇,这就是这座新兴城镇的名字。

  不同于那些老旧的凯蒙建筑,沙丘镇的建筑虽然也是大小坟茔,却是‘绿头’坟茔。

  平顶屋上搞大棚种植,是‘绿头’的原因。

  当然这也不算什么好事,凡是这么搞的,说明当地没有绿洲。

  绿不是重点,水源才是绿洲的关键。

  像这种没有水源的沙漠城镇,吃水只能是外运。

  这极大的限制了城镇的发展,并且也多了一条名为‘生命线’的短板。

  周宁这次就是为这水源生命线而来,不过他还是先参观了下当地种植棚的大棚主材料,凯蒙水晶。

  实际上就是玻璃,只不过加入了超凡技术,使1厘米厚度的玻璃就有堪比地球现代防弹玻璃的强度,从而不至于被黑沙暴给摧毁。

  解析了结构之后,周宁略感失望的离开了。

  凯蒙水晶是有着凯蒙特色的神力造物。

  为了这一种材料而新开一个大类,周宁自忖他现在掌握的综合资本,还不允许他这么浪。

  所以,或许未来会来借鉴,现在就算了。

  参观了一番同样很有凯蒙特色的晒粪、水循环体系,又在沙丘镇吃了一顿真·日光烧烤,终于等来了沙帆船。

  给周宁的感觉,凯蒙人对太阳能的利用,比地球现代的光伏产业还要牛哔许多。

  日光烧烤是太阳能,沙帆船也是,太阳帆,光灿灿的帆面,雪橇特色的船底,在沙海中飞驰,也是挺屌的。

  到了晚上,则依靠夜风。

  那要没有夜风呢?

  就像现在,沙帆船旅行的第三日,就赶上了无风之夜。

  一帮凯蒙人骂骂咧咧,睡觉的睡觉,祈祷的祈祷。

  对于扬帆沙海的凯蒙人而言,非目的地的停留,从不是好事。

  果然,午夜刚过,就有邪异来犯。

  周宁看着那借助黑暗隐匿的怪物,心说:“这沙漠远没有想象中的那般荒凉啊!”

  邪异数量真的很不少,周宁简单扫了下,就扫出三千以上的数量。沙石躯壳、扭曲灵体,合成了怪异的外形,能清晰的看出人的形态,余下的就不好分辨了,蝎子、毒蛇……给他感觉,似乎是吞灵噬魂获得的能力,又或者说异变,从而影响到了躯壳的塑造。

  总之就很丑,就仿佛生化实验室失败的畸变产品,然后转换成魔幻格式,一看就不是什么自然造物。

  周宁也没等‘怪物围船,血战求存’的戏码上演,直接打个响指,十卫乃至尸体材料就放出去,径直开战了。

  一切灵体,哪怕是畸变之灵,都可以化作他的专属不死的食粮。

  死神就是收魂的,其天职简单的描述就是‘灵魂降解’,将那些死了还作妖的魂,纳入大循环,尘归尘、土归土。

  另外,自从他成就传奇后,这些专属不死,还能为他抽取一些额外的稀有要素,比如土精什么的。

  邪异的躯壳中就有,否则没办法像现在这般宛如挂甲的生物,关节像甲壳动物的关节般舒畅自如。

  专属不死入场,屠杀开始,根本不会去硬碰硬,靠着特殊技能,直接拔魂。

  若是这些邪异能通过一个门槛极高的检验,才有可能守住本魂,否则直接就像椰壳里的椰汁般被吸出来,瞬间完蛋。

  十卫就更凶残,就像一台台超宽的压路机,又像是宽橡皮擦,所过之处,只剩残骸。

  有意思的是,面对如此一面倒的屠戮,这些邪异也不逃,而是螳臂当车,发起攻击。

  周宁心说:“连最起码的趋吉避凶的智商都无,就这也能在这片土地上长存?”

  原因过了一会儿出现了,巨大沙虫。

  原来这些邪异跟沙虫之间的关系,是为虎作伥。沙虫就是它们的主子,它们从某种角度讲,都是被沙虫害死的生灵。

  沙虫对它们的态度,貌似像是牛和牛虻,分润一些沙虫的力量,沙虫也听之任之。

  这些邪异能起到马前卒的作用,甚至不用它们拖到沙虫进场,战斗就已经结束了,沙虫只管来收尸即可。

  也算是一种共生。

  而让周宁感到有趣的点在于,一旦邪异达到一定数量,就像今次遇到的这种,就成为沙民口中的鬼军,连小镇子都能攻陷。

  在这样的背景下,沙虫是没有多少机会吞噬生灵的,每次来了就是收拾。

  如此一来,也就限制了鬼军的数量,不至于过于泛滥。

  鬼军不泛滥,危害便可保持一个度。居然就这么达成了可持续发展的效果,不至于竭泽而渔。

  这也是一种平衡,只不过人类在其中扮演了十分苦逼的食物链低端角色。

  今天遇上周宁,就算这头沙虫倒霉了。

  本来沙虫也是挺强大的,其灵魂用道家的说法,就是纯一赤子,除了生存本能,没有那些乱七八糟的杂念,本身的强度又足够高(不如此不足以支配庞大的躯体),就是圣器、神器怼,也未必能轻易将之降服。

  当然,这里边还是有些说法的。

  圣器怼不赢是同频众念未必就比沙虫的纯一之魂强,而神器怼不赢则是主物质世界的天花板限制了其威能。

  总之沙虫这种玩意带着那么几分上天眷顾的特性,是沙漠瀚海的清道夫,鲜少能将之奈何的。

  可这个世界因神性污染而十分的黑暗,在周宁的理解中,它就是超凡版,或神灵版的核战辐射废土环境。

  在这样的背景下,沙虫也被污染而邪异化,比其他魔幻世界的沙虫更具危害性。

  而他之所以克这种玩意,除了死神战职,还因为大地之力。

  同行是冤家。地属性除了更风属性有着近乎南辕北辙的那种互克,同属之间也存在竞争关系,甚至是更为残酷的赢者通吃。

  就像现在,周宁发力,这沙虫钻地的手段就不好使了。

  后路断绝,跟周宁正面撕,周宁却直接对它的灵魂下手,沙虫除了一句MMP,着实是没啥好说的了。

  纯一之魂是强,可也经不住死神之镰不停的削啊!

  所以终究还是被斩魂成功。

  周宁在斩魂的过程中,进行了思考,究竟是将这沙虫不死化呢,还是贪图其磅礴的生命能量(自然寿元)呢?

  不死化后,的确是个搞事的好手,不用魔改C4,也能将地面设施什么的翻他个山倒河断。

  只不过,沙虫可做不到乌拉那样,悄无声息的来去,难以被察觉。并且貌似其作用属于锦上添花,价值有限。

  最后决定,还是要生命能量。

  自从他跟奥特兰王国的权贵同流合污后,对外生命能量供应就上了一个新台阶。

  求上门了,愿意用其他代价交换。你能说不行,必须让我杀人?

  而他又长时间宅在家中,搞他的种田项目,这种让生命能量有些入不敷出。今次正好补一下库存。

  没想到这沙虫给的是真的多!

  周宁突然间就有了某种触动,或者说明悟,借机奶自己,结果躯壳轻轻松松的就突破了!

  他成就传奇跟别人不同。

  别人都是内外齐发力,又或内力欠缺外力补,从没有靠内成功的例子。

  因为靠内很容易成为力量的奴隶,又或被掌握神职的神灵趁机俘获。比如说克里夫的二爷爷,曾经的诺顿熵,现在的坦尼斯。

  但周宁不同,他的‘虚空意志’是开发点换的,说白了,是被《照玄本神经》驯服的,等于是先完成了绝对掌控,然后使用。

  再加上死神战职本身的逼格,使得衔接非常顺滑,不声不响的,灵魂角度的晋升就完成了。

  躯壳却是没有。

  只不过自从周宁将躯壳视为第一工具后,也不是特别在意,就那么由着它,等其自然而然的水到渠成。

  结果今天突破式的将这个槛儿给跨过去了。

  纯生命能量式的突破,令躯壳提升至一个非人的更高生命层次。

  给周宁最直观的感受,就仿佛是从小公寓,搬入了大型豪宅。

  这是一种灵魂上的极度舒适,有了施展空间。

  而在他人眼中,就见周宁身上燃起了新绿色的能量火焰,还有闪电环绕,但很快就敛去了,这源于强大的掌控力,因此动静很小。

  “无心插柳柳成荫,这下是真传奇了。”想到这里,周宁尝试了一下现在念力方面喷头(单位时间的输出上限)有多大。

  沙虫以吨计算的尸骸,直接就被他从土下用念力给抬出来了。

  周宁心中有谱了,很不错,这躯壳对魂力的增幅效果重新变得亮眼,没有细算,但三五倍的效果还是有的。

  沙虫身上尽是宝,比如说那些刀齿,天然的利刃材料。皮,潜地船又或地下秘所的蒙皮。就连刚毛,都能当驱蚊香用。

  像今次这种无风夜,沙舟上若是能整个火盆,在炭火中时不时的添加些刚毛粉末,便不会又邪异来侵犯。

  回到沙舟上,舟上的凯蒙人均单腿下跪,向周宁致谢。

  他们也是单腿跪君王,双腿跪神明。

  这已经是神明之下的最高礼遇了。

  不过周宁注意到,凯蒙人还是放飞了信鸟。

  显然,他的救命之恩,也敌不过凯蒙人对神灵的虔诚。

  于是,当又过了两日,抵达一处大镇后,周宁受到了隆重的接待,也就不奇怪了。

  凯蒙王朝也是有飞行器具的,只不过没有广泛使用,而是把持在权贵、军队手中。

  在接待者中,周宁见到了熟人,马丁·奥康纳。

  曾因诺顿熵事件,在奥尔特兹公国,一起并肩作战过。

  当时马丁·奥康纳是凯蒙皇朝支援战队的代表。

  马丁有传奇之下第一人的美称,现在也还是传奇之下第一人。

  没办法,主角总是成长太快,算起来这才是周宁来这个世界的第三个年头,土著们真的没啥好攀比的。

  通过马丁,周宁将沙虫的尸骸处理了个八成以上,留下价值不太高,以及价值过高的,准备回头扔进杜普林家族陈列室装哔,以供后世子孙观瞻仰望,剩下的都以一个优惠的价格,给了凯蒙皇朝。

  这类属性偏科严重的‘土特产’,也只有凯蒙皇朝的地理格局,能物尽其用。

  当然周宁也不亏,换了些凯蒙皇朝特有,平时想要得到,需要搭人情花高价才行的材料。

  周宁注意到,包括马丁在内,凯蒙皇朝的人,对他的到来是有些紧张的。

  这他能理解。

  毕竟,凯蒙皇朝自从去年跟奥特兰王国狠刚一回,牺牲了大量降临单位后,元气大伤,高端战力捉襟见肘。

  另外,他于别国而言,也还是凶名在外,一路踏着众多尸骨成名。用某人的话说:“那就是个杀胚!遇上其他敌人,还能有个来回,败了也能逃走,舔舐伤口来日再战。遇上他,可曾有谁幸免?”

  所以凯蒙皇朝估计也是挺怕他深入腹地,翻江倒海。

  于是他很直白的告诉马丁:“我是为黑冰事件而来。”

  水在凯蒙皇朝代表生命线,也代表很多城镇的短板。比如说沙丘镇,吃水就靠外运。

  从哪运?北部冰原。

  专门的保温设备,运送开凿好的冰块,沙海航行,成本自然是高的咋舌,但没办法。

  而根据线报,月神教进来对冰资源下黑手了。

  就像井水投毒,关键点使坏,把人坑的不要不要的。

  凯蒙皇朝迟迟没能取得成效,焦头烂额。

  威尔森就跟周宁聊:“你看这六月天,夏日炎炎,正是对水需求最旺盛的时节,再这么下去,凯蒙皇朝要疯!”

  于是周宁就来了。

  “现在被你们这么一搞,我这秘密调查也就泡汤了。不过也无所谓,奥特兰派我过来协助友邻,自然是有原因的。”

  周宁的确是有依仗。

  这依仗叫做‘月神雕像’。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碳变之唯我独法》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