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七月小说网 > 悍夫难驯之相公管的有点宽 > 第214章:京城名媛集体拦路

第214章:京城名媛集体拦路


  挑了个良辰吉日,阮轻艾梳着最漂亮的发饰,骑着洗得雪白雪白的白糯米,并肩骑行跟着三个夫婿,大摇大摆进了京城。

  就光这一路,侍卫们拦起的官道旁,围观的女人,数以万计。

  街道两旁茶楼阳台,也是挤满了各族千金小姐。

  一双双带着嫉妒敌意的眸光直射阮轻艾脸上。

  讥讽嘲弄,比比皆是。

  说得无外乎一句话,她阮轻艾何德何能,凭啥娶了这么多平夫?而且都是京都翘楚?

  她们还好奇,为什么万将不在?

  听说他被休了,被撵出了家门。

  她们听了直跺脚!她凭什么休了她们家的男神?要休也是她被休才对!

  阮轻艾骑着白马,还四处朝那些女人们挥手。“嗨——姐姐们你们好呀!”

  “她还打招呼?她这心是真的大!”红叶吭声嘲笑。

  红叶身旁,恒富冷笑嘟囔,“你没瞧出来吗?她在炫耀。”

  “……”

  进城走了没几条街,前面,十顶轿子拦路。

  开路的侍卫匆匆跑回来,“阮大人。”

  “嗯?怎么了?”

  “前面十位官家小姐拦了路,不让您通行。”

  阮轻艾挑眉问,“为何?”

  那侍卫尴尬道,“那些诸多都是曾经和红叶大人,恒富大人,还有落痕大人差一点定亲的千金小姐们。”

  “差一点就定亲的未婚妻?”

  “是的。”

  “啊……”阮轻艾突然缩了脖子,说道,“没事没事,那我们改道。”

  嗯??

  三个夫婿同时看向她。

  落痕眯眼问,“你不战就退?”

  “战啥?跟那些女人撕头发玩吗?你看我这小胳膊小腿,能撕得动吗?我阮轻艾从来不做吃力不讨好的事。听我的命令,绕官道!”

  “是!”

  “……”

  阮轻艾调转马头,三个夫婿全冷漠的看着她,马头死活不掉。

  阮轻艾回头看向他们,“干嘛呢?走呀!”

  恒富歪头道,“你没必要怕她们的。直接过去让她们让开就是。有我们给你撑腰,你怕个球?”

  “我没说我怕呀,我只是不想把时间浪费在她们身上。女人间的争风吃醋,不适合我的风格。绕个道而已,没关系的啦,快点跟我来!”

  红叶尬着脸,“这事,事关我们脸面的问题!这一走,感觉我们好像见不得人似得。像话吗?”

  “哎哟,面子这种东西又不能拿来当饭吃!走啦走啦……”

  阮轻艾自顾自牵着马匹调头走人。

  落痕再也憋不住了,一路上的怒气瞬间爆发,“混账!给我滚回来!”

  白糯米都被他吓得掀了马蹄,都不需要阮轻艾扯缰绳,白糯米乖乖扭头跑回队伍中,乖乖站好。

  阮轻艾尴尬的缩脖子看着他们,“……这……这是……逼我上梁山呐……”

  四人再次前行,没几步路,果然遇到了十顶轿子,轿子前,十个女子排排而战,气势十足十。

  好像全京城的人,都在关注这个战场的似得。

  瞬间街上鸦雀无声,就等着阮轻艾怎么开口。

  就在数人对视久久没有吱声的瞬间,落痕吭声道,“把她们全部拿下,杖责二十。”

  “啊?”

  所有人全部懵逼。

  阮轻艾无语看向落痕嘟囔,“为什么呀?”

  落痕沉声道,“你好歹也是一品朝官,她们没有任何头衔,拦你官路就是犯罪。”

  话落,恒富点头,“该打!”

  红叶跟着点头,“该打!”

  那十名女子纷纷青了一脸。

  为首女子急忙现身屈膝行礼,“落痕大哥,我们是来迎接阮城主的,并非拦道。”

  “迎接就要有迎接的样子,不行跪拜之礼吗?”

  那女子却道,“我只听阮城主在北郡,已经废除了跪拜制度不是吗?小女想用阮城主奉行的礼节迎接她,是不是有什么不妥之处?”

  阮轻艾嘴角钩笑,“嘿嘿,这女人脑子也是溜溜的。”

  估摸就是这群人之中的领军人物了吧。

  阮轻艾看落痕朝自己投来气恼至极的视线,赶紧轻咳一声,缓解尴尬的场面,“姐姐们过来迎接我,是好事儿。夫君你别动怒呀!你看姐姐们好像非常支持我管理池城修改的律法。稍后我去朝堂跟皇帝爷爷提这事的时候,估计会被诸多朝官弹劾围攻。到时候,我希望姐姐们也要像现在,举起你们支持我修改律法的牌子,帮我打气加油好不好?”

  女人们纷纷一愣,相视着惶恐着。

  为首女人眯眼道,“阮城主折煞我们这些小女子了,我们哪有进朝堂的能耐。”

  阮轻艾耸肩道,“不是啊,我看你们一个个能耐都挺大的呢。拦着我的官道,不让我通行。要不,我就原地安营扎寨不走了吧。你们谁,去跟皇帝爷爷通知一声,他若想见我,叫他亲自出宫来这儿迎接我!”

  说完,她直接下地,招呼人,“青国青城,快打帐篷。”

  “是!”

  这一张罗,那些女人纷纷吓慌了。

  为首女子忙道,“阮城主,我们说了不是拦您官道,只是迎接您,想……想送您一份礼物已表示好。”

  “哦?什么礼物?拿来我瞧瞧。”

  盒子一一端上。

  一个盒子打开,里面是一双绣花鞋。阮轻艾眯眼问,“这不是我的尺码呀,你送我鞋子作甚?”

  那女子屈膝礼道,“这是之前恒富哥哥送我的礼物。既然恒富哥哥有了心上人,另做他娶,这礼物就送还给它的真正主人吧。”

  “啊……”

  是来膈应她的呀!

  阮轻艾拿着鞋子在那女人面前晃了晃问,“这位小姐?”

  “大人有何吩咐?但说无妨。”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悍夫难驯之相公管的有点宽》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