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七月小说网 > 没钱上大学的我只能去屠龙了 > 第七百一十七章:言灵科学

第七百一十七章:言灵科学


  “昨天晚上你是不是瞒着我做了什么事情?”

  林年放下了手中的PAD看向机舱走廊对面的路明非,即将起飞的机舱内安静无比,几个人影纷纷坐在不同的角落安静地坐着自己的事情,等待着飞机起飞。

  “为什么一上来就问这么隐私的问题?”正在找安全带在哪里的路明非下意识抬起了眉毛。

  “只是很好奇,我刚才看见你牙齿上粘了片茴香叶。”林年拿着PAD说,“你昨晚是不是瞒着我吃了大餐?主菜是菲力牛排?配鹅肝酱和银鳕鱼卷,可能还点了几杯Camus干邑?”

  “见鬼了,你是什么平成年代的福尔摩斯?”路明非转头向一旁的飞机舷窗悄悄检查自己的个人卫生问题,“从茴香叶看出牛排还可以理解,鹅肝酱和银鳕鱼卷是怎么看出来的?”

  “答案写在了你的衣服领口上,就在这里。”林年指了指领口示意了一下,“看起来昨晚你和芬格尔喝得很晚,甚至今天集合都没来得及换衣服和洗漱,你身上还带着干邑的酒味,你到底喝了多少?”

  “两...”

  “两杯?”林年顿了一下揉了揉额头,“你应该知道今天要出任务的吧?”

  “知道...所以是两瓶。”路明非小声探了探头,生怕坐在前面的曼施坦因听到了后面他们的对话,“酒壮怂人胆嘛...”

  林年一时间还真不知道该说他什么好,只能叹了口气放任他去了,现在整个机舱里压力最大的估计也莫过于路明非了。

  整个机舱忽然发生了震动,还在认真找茴香叶的路明非下意识抓紧安全带,心说这还没起飞怎么就有气流扰动了?他扭头看向一边,红木边框装饰的舷窗外暴雨倾盆,横流的雨水在玻璃上留下爪似的痕迹,远处灰暗天幕上被气流卷动着,如蛇如蛟的可怖云层。

  斯莱普尼尔,校长的专机,此刻正藏在黑色的暴雨中,跑道上尽数都是湿透的黑灰,浓浓的水汽遮蔽了远处的景象,旷野上简直就是满目灰色的迷宫。

  “引擎正在预热了,预计五分钟后起飞。”

  机舱里的广播响起了机长的通告,没有多余乘务人员用甜美的声音进行提示,这架飞机这次被赋予的任务被执行部列为绝密,越少人知道他的航程越好,你甚至没法在航空路线上查到他的存在。

  在机舱内,从前到后依次坐着位列‘青铜计划’的成员,他们在昨天中午收到了诺玛的紧急通告,在短时间的修整后于次日的凌晨四点便紧急集合在了跑道前,斯莱普尼尔的登机梯已然为他们敞开,为极致的速度而生的载具将会在四个小时左右将所有人打包送往大洋彼岸的中国。

  “这个天气飞机能正常起飞吗?不会延误吧?”路明非似乎抱有一些小期待,小声问向林年。

  “机长能在台风天气进行高烈度的海上空战,如果你愿意,他可以在这种天气下给你表演类似‘伊玛曼机动’的高难度动作。”林年也小声回答。

  他用余光看了一眼路明非写满沮丧的侧脸又说,“你不会真以为‘青铜计划’会因为天气的缘故延期吧?”

  “人总要有点梦想嘛。”路明非小声逼逼。

  “既然那么害怕,不如你现在去跟曼施坦因教授提一嘴你临阵胆怯,想更换一下队伍排到后面去坐冷板凳?”林年小声提议。

  “会被人看不起的吧?临阵胆怯这个理由是不是太过直球了一些?”路明非揣摩。

  “那你有什么慢性病吗?现在可以恰当时机地发作一下。”林年继续提议。

  “熬夜后三叉神经痛算不算?”

  “不算,三叉神经坏死估计才算。”

  “那就是没得搞?”路明非又沮丧起来了。

  “可惜你不是女人,不然你可以临时借口大姨妈,这样飞机到之后你就不用跟我一起下水了。”林年上下打量着路明非。

  “男人也有大姨妈的!”路明非反驳。

  “有这回事?”拿着PAD的林年顿了一下,因为这的确触及到他的知识盲区了,“男人大姨妈具体表现是什么?”

  “意志消沉,精神不振,焦虑和抑郁。”

  “那你自从知道自己被编入‘青铜计划’那天起大姨妈就没走过了。”林年放下了PAD看向一旁的男孩,“路明非老实跟我说,你是不是不想下水,如果你回答我不想,我有办法让你不被其他人排挤,也能安全混过去,只要你现在私下回答我不想。”

  路明非扭头看了一眼林年认真的眼神,低头拉了拉自己的安全带,又挠了挠头,“也不是说完全不想了...”

  “你现在表现出的样子就是完全不想,我知道你不想让其他人失望,但我很担心你的状态在下水后会做出不理智的行为来。”林年看着路明非的眼睛,“你好像有什么顾虑,路明非。”

  “顾虑?我能有什么顾虑。”路明非下意识说,“除了怕死还能有什么?”

  “我不知道。”林年多看了路明非两眼撤回了视线,“自从昨天在中央控制室看完那段长江前线传来的影像后,你的样子就一直有些怪怪的。”

  “看完整个视频心平气和的你才是最怪的好吧!”路明非脸上猝不及防地闪过了一丝慌张,瞪大眼睛辩驳道,“正常人都会被里面的场面吓到的好吗?”

  “不,你不是被吓到了,我有留意过你的反应,你的反应有些特殊,就好像在质疑和怀疑什么事情一样,像是有什么问题困扰着你...这种反应出现在任何人身上都正常,但唯独出现在你身上让我有些觉得奇怪。”林年说。

  路明非一下子被噎住了,鬼鬼祟祟地看了一眼林年,发现对方根本没盯着自己,只是边说边戳着那块PAD,就像是正常地在跟他闲聊,而非是认真的‘审讯’。

  “我只是在想视频里的剑仙那么顶,到底能不能用出一招‘万剑归宗’来...”

  “别说‘万剑归宗’了,就算是‘剑廿三’拿龙王也没有任何办法。”林年说,“‘剑御’这个言灵的确很强,披着些许‘仙侠’味道的名字,但它实际上操纵的却是‘电磁力’,作为自然界的基本力之一,‘剑御’这个言灵可以做到的事情比所谓的御剑飞行还要可怕数百、数千倍。”

  “比如?”路明非看见林年成功被自己带跑了话题隐隐地松了口气。

  “比如可以构建一个稳定的电磁场,将融化的铁水在电磁场内凝固、加速旋转,积蓄动能在高温的铁块内发射。”林年把PAD递给了路明非。

  路明非接过后看了一眼屏幕,上面竟然是一张带有剑型LOGO的武器设计图,上面画着电流的走向以及螺旋的轨迹,以他这个文科生的知识水平只能看个一知半解,但好歹看过全集的《EVA》直接一口就道出了这玩意儿的名字,“电磁炮?”

  “线圈炮、轨道炮、电热炮,这是诺玛针对正统内‘剑御’的使用者设计出的在‘青铜计划’中可实施的对龙王战术之一。”林年示意路明非滑动PAD说。

  “对于龙王来说,正常的炮火弹药的威胁不是太过分散就是太过薄弱了,根据康斯坦丁战役中诺玛收集的有关‘静态君焰屏障’的数据,计算表明现有的大量科技热武器都很难对龙王造成伤害。”

  “可如果是超现代的的武器,譬如高能激光束,亦或者超电磁炮,倒是可能有机会穿透君焰屏障命中龙王。”

  “对豁,那为什么不把山顶上的高能激光搬过去?”路明非下意识扭头问。

  “那是原型机,不可拆卸,按照装备部的话来说,那玩意儿能成功发射都超乎了他们的想象,在他们的设计中那台高能激光束原本应该还有两到三个大步骤没有解决,但能启动起来简直就像码农手底下的代码,他们自己都不知道满是BUG的代码是怎么成功跑起来的。”林年摇头。

  “这么不靠谱?”路明非嘴角抽了抽,低头又在PAD上滑了一下,还是一张设计图以及大段的论文解析,同样带着剑型的LOGO,他只是看了一眼就不止是嘴角抽了,眼角甚至也跟着抽了起来,“这玩意儿...是阳电子炮吧?”

  “具体来说是荷电粒子炮,利用荷电粒子透过粒子加速器加速发射,不会像电影动漫作品中一样发射出光束,它是隐形的,极难被观察到,只有接触到物质后才会发射爆炸。”林年斜眼看了一下路明非手中PAD显示的界面,“这也是诺玛设计的对龙王战术之一,但比起电磁炮来极难完成,因为我们并不知道正统‘剑御’的使用者对于电磁场的掌控是否达到了荷电粒子加速器的水准,荷电粒子很容易受到磁场影响而偏向,即使能成功发射,准确度也是个问题...”

  “我以为我们是魔幻小说,赤胳膊上战场,真刀真枪,刀刀见血的那种。”路明非表情默然。

  “时代在进步,装备部以及一票先驱科学家认为‘言灵’的野蛮使用太过限制他们本身的潜力了,‘剑御’如果只用来御剑的话就像是用高科技步枪来做烧火棍砸人脑袋。”林年说,“你可以继续往后翻,后面还有。”

  路明非手一滑,然后新的设计图和论文出现了,只不过LOGO从剑型变成的火焰型,他只是看了一眼论文的标题表情就肉眼可见的扭曲了,“《论‘君焰’以压缩加热升格‘烛龙’的可行性》,我草...这是什么东西?”

  “高温火焰的实质是等离子体,在龙王康斯坦丁释放‘烛龙’时,周围出现了大量的‘超气态’物质,所以《言灵学》的创新者们认为‘君焰’与‘烛龙’的唯一差距不是言灵的本身形式,而是绝对的温度。他们想利用外部手法将‘君焰’的火焰加温到超气态,制造出以‘君焰’的形式释放出‘烛龙’效果的伟状。”

  “我觉得‘君焰’的使用者应该对此有话要说...”路明非默默抬头看向机舱前面狮心会会长的后脑勺。

  “楚子航对此表示没有意见,如果有机会的话会在觐见诺顿之前尝试一下。”林年说,“你还可以继续往后翻。”

  “别告诉我后面还有更离谱的。”路明非想捂脸,但出于好奇心还是滑下去了。

  《云爆剂与‘君焰’的适配性,超越5000℃高温的极限》

  《密闭环境‘君焰’的可控爆燃作战方式_防坍塌作战(标红)》

  《‘君焰’与气流扰动机的适配性,火风暴,气象武器的雏形》

  ...

  《‘镰鼬’的科学矩阵排列,无死角实时反馈信息网的科学搭建方法》

  《‘镰鼬’的生物改造,论言灵生物的基因改造以及小当量炮台装卸》

  ...

  《‘蛇’的骇客入侵,通过生物电流盗取计算机数据》

  ...

  路明非越看越觉得离谱,他也注意到了不同类型的论文和设计图上的LOGO都不一样,比如涉及‘剑御’的都是剑型LOGO,‘君焰’的则是火焰,镰鼬的则是一只黑鹰等等类比。这个PAD里几乎存满了诺玛针对每一个言灵使用者的言灵开发指南,几乎是将尽可能地想将他们的潜力榨干在这次屠龙战役中。

  “言灵,很神奇吧?”林年看向麻木脸的路明非淡笑着说。

  路明非闷头又滑了滑PAD说,“为什么我没看到跟你有关的实验设计?”

  “因为不需要。但以前确实有过,可失败了。”林年抬头,“最开始他们觉得‘刹那’这个言灵的秘密是在于催使释放者的身体分泌类似肾上腺素的化学物质,所以他们认为只要能找到这种化学物质,解出它的秘密再人工合成出来,大量注射进入‘刹那’使用者的体内,就可以人为地提高‘刹那’的阶数。”

  “他们没找到?”

  “我不知道。因为实验从提取我的血液那一步就失败了。”林年垂眸,“至于为什么失败,如果你想知道的话可以去诺玛的信息库刷你的学生卡调查一下。”

  如果路明非没有记错的话,翻越诺玛信息库是需要权限的,而自己的学生卡权限好像是...‘S’级?

  想要调查林年相关的所有事情都需要‘S’级甚至以上的权限,路明非吞了口口水觉得自己还是不要自找没趣去翻查那些毁三观的资料了。

  “如果你仔细看的话会发现有关‘君焰’、‘剑御’这两个言灵的实验设计最多,这是因为这两种言灵都具有极强的可塑性,就像高精度的机械一样,可以被现代的科学在外部上进行各种调试。”

  “但‘刹那’和‘时间零’不一样,这是现代科学无法解释的武器,可研究性出奇的低,这就导致了在那群人眼中我的言灵就跟烧火棍一样没什么区别...我和校长的言灵都只能以最野蛮、最原始地去使用,我们不需要考虑更多的东西,我们只需要做的只是保证自己更快、更强罢了。”林年说。

  “那你除了‘刹那’和‘时间零’以外的言灵呢?”路明非看着林年下意识问。

  林年骤然顿住了,看了一眼路明非,而路明非也瞬间察觉到自己失言了,走廊左右陷入了忽然的寂静。

  “其实这些实验设计图里也没有有关你的,因为在诺玛的信息库中显示你没有掌控任何言灵...但事实真的是这样吗?”

  林年伸手跨过了走廊拍了拍路明非的肩膀幽幽地说,“无法研究的东西固然无法找到反制的手段,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等到合适的时候这些秘密总会派得上用场。”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没钱上大学的我只能去屠龙了》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