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七月小说网 > 我把竹马捧成了顶流 > 第183章 红毯,对 象

第183章 红毯,对 象


  沈星湛拿掉昙希扔过来的抱枕,随意撩了一下额前凌乱的碎发,然后靠近她一些。

  清冽的气息传来,沈星湛把头枕在昙希的肩膀上,双眸明亮,唇角含着温柔的笑。

  这么近的距离,他的皮肤白皙无暇,浓密的睫毛将黑白分明的瞳仁映衬的更加清亮,勾人极了。

  沈星湛真是越来越像狗狗了......昙希受不了的捂住心口,觉得自己这次一定得支棱起来,不能被他的美色所迷惑。

  “打我,”沈星湛说道,张开双臂,眨了眨眼睛,“打是亲骂是爱呀。”

  昙希:我大概是支棱不起来了。

  说好的一顿毒打大概没办法完成,昙希扑到他身上,板着脸,居高临下的端详着这张脸:“沈星湛,你这样会让粉丝幻灭的。”

  “嗯......真正的我的粉丝,早就幻灭啦,现在还坚持下来的,都很勇敢。”沈星湛毫不在意地说。

  昙希:所以满天星到底粉了个啥玩意???他记得沈星湛一开始很宠粉很在意粉丝的吧,为什么会这样?

  沈星湛仿佛看出了昙希内心的想法,慢悠悠的说:“就是因为在意他们,一家人不说两家话,我才想和他们分享我有女朋友了而他们还是单身的喜讯。”

  满天星:你可能真的是狗。

  昙希看着他一张一合的薄唇,不由自主的吞咽了一下口水。

  越看,

  越想亲怎么办。

  沈星湛笑了一下,稍一用力撑起身子,把昙希搂到自己怀里,然后染上了她身上淡淡的,仿佛洋甘菊和山茶花的气息。

  他听见胸口传来昙希闷闷的声音:“好吧,你最帅。”

  一个吻落下,很多的,细细的啄吻落在昙希的脸颊和眉眼,勾勒着唇形,她不由自主的闭上了眼。

  闭眼就看不见沈星湛了,可是她知道,他会一直在她身边。

  开播一个月,《月上海棠》收视率位列全网第一,每周的更新剧情,都牵动着无数观众的心,成了今年夏天最火爆的电视剧——没有之一。

  而最出圈的,就是沈星湛饰演的南缺一角。

  南缺的人设实在是太惨了,惨出了古装言情剧的新境界。

  从小,冷宫长大,受尽欺辱,母族不详,连皇帝都不记得自己还有这么一个皇子。

  仅仅因为从天而降的女主角救了年幼的自己,就十年如一日,把她当成心中唯一的温暖,再次相遇便一见倾心,关键是女主角还以为这只是一场梦,回到现代就把他抛之脑后。

  然后,是现代五年,古代十年的时间线设定。

  他用一次又一次的十年,编织了一场美梦做囚笼,关住的不是温小棠,而是自己。

  联想到历史上南缺一生都未立后,每日勤勉朝政,只活到四十岁的史实,粉丝更是无比心酸,哪怕月上海棠的故事是假的,网友们也知道了曾经有这样一位传奇的九皇子,没有母族,凭借自己的实力一步步扳倒太子,才华横溢,最终成为一代明君。

  唐倾最近这段时间都不想让魏子俊看电脑,因为他一看到弹幕在夸南缺就开始飘。

  “看见了嘛,网上都说朕是一代明君,开创盛世,智谋无双,武功高强,英俊潇洒,风流倜傥。”

  唐倾双眸一凝:“英俊潇洒,那是沈星湛演出来的,风流倜傥嘛——”

  他上上下下打量了一圈一头蓝毛的某皇帝,清浅的眸飞出冒着寒气的刀子:“看来,陛下还有许多我不知道的事。”

  魏子俊瑟瑟发抖:“......朕......我去看剧本!”

  生活不易,皇帝学习演戏。

  唐倾懒洋洋的问:“不学学rap?不想当rapper的皇帝不是好演员。”他对魏子俊唱rap这件事,已经好奇许久,无奈他宁可学习演戏,也不唱自己的rap老本行。

  魏子俊听到这话,逃跑的途中狠狠绊了一跤:今天也是学习现代技能的一天。

  唐倾看着屏幕内的剧情,无奈的摇了摇头。

  那个一代明君开创盛世智谋无双的男人,现在沦落成卑微打工人.....果然,小说剧本不可信。

  一段时间后,电视剧进程播放到三分之二,温小棠越下九重华楼,又一次死在了南缺面前。

  作为上帝视角的观众,他们知道温小棠不会有事,但南缺,是眼睁睁看着深爱的女人死在自己眼前,整整两次啊!

  曾经他是南朝九皇子,却护不住心爱的女孩,让她自刎在自己面前。

  现在他是九五之尊的皇帝,同样得不到心爱的人,逼她跳下了他为她建造的华丽寝宫。

  沈星湛这场戏,直接让屏幕外的无数观众落泪。

  那个而立之年,孤高冷酷的帝王,先是悲痛欲绝的落泪,然后盯着虚无的空气愧疚自责,最后,千言万语化作一句平静如水的话:

  “朕知错了,朕,还会等你回来。”

  沈星湛和视后蓝舒雨的对手戏毫不逊色,深深的映入所有人的脑海,简直是教科书级别的表演。

  没人不爱美强惨,如果说去年秋天的一部《夏日限定》让沈星湛重新回到观众视野里,成为让人心疼的国民学长,那么今年夏天这部《月上海棠》,就是他的成神之路。

  郑云端是所有女生心目中的完美男友,白月光般的男二号,南缺则更加有血有肉,时间跨度也大,从二十岁到四十岁,肆意潇洒的少年变成冷酷皇帝,最后成为内敛沉寂的南景帝,没有一点违和突兀,被沈星湛完美诠释。

  这段时间的热搜每天不是:【心疼南缺】【心疼温小棠】就是【沈星湛演技】【沈星湛之后再无南缺】【蓝舒雨演技】......

  《月上海棠》临近大结局,玉像电视艺术节颁奖典礼也邀请了沈星湛。

  作为艺人经纪人的昙希原本不在邀请之列,但她因为《最佳伙伴》和独上沈昙的CP,知名度完全不输于一些二三线小明星,还是天娱娱乐的高层管理,所以也被玉像奖所邀请。

  玉像奖的管理组还提前联系了昙希,请她以天艺娱乐副总裁的身份,担当最佳女配角获奖者的颁奖嘉宾。

  这种高规格的颁奖典礼做嘉宾是免费的热度,还能接机宣传一波沈星湛,昙希自然没有意见。

  “太遗憾了,你说玉像奖怎么不邀请我给最佳男主角颁奖啊?”昙希感慨道,心想还是自己资历不够职位不够,要么她跟小姑申请去燕京做分公司总裁?

  贺渝:“大小姐是更想给男演员颁奖吗?”

  昙希翻了个巨大的白眼,恨不得让唐忆把贺渝扔出去暴揍一顿。

  沈星湛眼中带着笑:“希希是想给我颁奖。”

  昙希点头。

  挑拨她和沈星湛的感情,呵呵,想都别想。

  贺渝:“沈老师这么自信?玉像奖的含金量很高,我这边有内部消息,说你是最佳男主角的提名,但同样获得提名的还有老戏骨汪帆,陆轩齐......总之,视帝的竞争还是很激烈的。”

  昙希强调说:“贺渝你别搞我们家沈星湛心态,获不获奖重要也不重要,沈老师还年轻,能提名就是一种肯定,这次拿不到还有下次,我相信他的实力。”

  贺渝:不是你说要给沈星湛颁奖的,果然,人类的本质就是双标。

  唐忆走过来,提起贺渝的衣领扔掉,说道:“既然是年度盛典,不如看看沈老师该跟谁走红毯吧。”

  走红毯。

  这个熟悉而陌生的名字,让昙希两眼放光,立即说道:“蓝舒雨,蓝舒雨!温柔视后和她的清冷小皇帝,月上海棠给我冲!”

  贺渝扶了扶眼镜:“大小姐,你怕是宣传月上魔怔了吧。”

  沈星湛保持沉默,眼底涌动着暗流。

  “入围作品男女主角走红毯不是很正常的吗,月上海棠剧组不一起?”

  唐忆摇头道:“提前问过蓝舒雨那边了,她的红毯对象是自己上一部热播剧的男主角路卓。”

  昙希皱起眉头:“是我们家沈星湛不配吗,都是男主她跟路卓走红毯不和沈星湛一起?而且,现在还是月上海棠热播期,论火爆程度也没有那部剧能超过月上。”

  这时,蓝舒雨的一条微信消息发到了昙希手机上:

  “昙小姐,加油!”

  昙希看见这没头没脑的一句话,迷惑的喃喃:“蓝舒雨给我发个加油干嘛......”

  唐忆思索片刻开口道:“可能是为老板你当颁奖嘉宾加油吧。”

  “有道理。”

  贺渝和沈星湛陷入沉默。

  这两个女人的脑回路,不愧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咳咳咳,”贺渝看透了一切,心疼给沈星湛和昙希创造机会,却惨遭提大小姐误会的蓝舒雨两秒,“那沈老师就和易凝走吧。”

  这次是昙希反对:“不行,凝凝跟高昀和《夏日限定》剧组一起走红毯,我已经和高昀那边说好了。”

  “那就只能在公司里找一位女艺人,沈佳怎么样?”贺渝问道。

  昙希摇头:“咖位太低。”

  “赵瑜雪?”

  “年纪太大。”

  “白乐?”

  “官方禁止卖腐。”

  “干脆和月上全剧组一起走,青糖编剧和陆导应该会同意。”

  “没有女主角一起走有什么意义?”

  “郑涵?”

  “那是哪位?”

  贺渝一连说了好几个方案,都被昙希一一否决,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次要求这么严格,之前林慕南走红毯,她随手安排了一个新唐女艺人,完全没当回事,这次她却对谁都不满意。

  和沈星湛走红毯的女星,她的要求很高。

  贺渝瞥了一眼沈星湛,耸了耸肩膀。

  好兄弟,我只能帮你到这儿了,大小姐的脑回路可能的确清奇,谁让你喜欢呢。

  昙希想到的人是宋思卿,咖位颜值完全够,话题度也绝对能被引爆,但自己不知道该怎么和思卿开口,毕竟,她们现在只是一起上过综艺的普通朋友而已,沈星湛能和她走红毯,是他们高攀了。

  沈星湛眼神越发幽深,伸手揉了揉昙希的头发。

  “嗯?”她抬眸看向他,主动问,“沈老师有想一起走红毯的对象吗?”

  这个男人的表情怪怪的,难道心里早就有了人选?不会就是刚刚被自己否决的几人之一吧,昙希有点慌乱,难道自家崽崽真的想和咖位很低的沈佳或者年纪很大的赵瑜雪或者性别为男的白乐走红毯?

  在昙希一点点凝固的眼神中,沈星湛拿出手机快速编辑了一行文字,然后,发了一条微博。

  【沈星湛v:红毯见。@昙希v】

  昙希:!!!

  “你你你你你——”昙希睁大双眼,惊讶的看着他,结结巴巴的卡壳,“我我我我我......”

  沈星湛对着她露出一抹宠溺的笑,眼中是炙热的感情:“你不就是我的对象吗?走红毯当然要和你一起。”

  对象,还能这么解释?

  昙希感觉自己的心脏受不了。

  “那就这么说定了,大小姐你和沈星湛一起走红毯,完事,皆大欢喜,百年好合,早生贵子——”贺渝一锤定音,随口说了一连串美好祝福。

  沈星湛微微颔首。

  昙希连忙说:“等等,我只是沈星湛的经纪人,又不是艺人,走红毯凑什么热闹。”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我把竹马捧成了顶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