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七月小说网 > 秘战无声 > 第741章:鄂北旅社

第741章:鄂北旅社


  普宁街上。

  随着老河口成为五战区司令长官部艘所在地,人口就跟吹气球似的涨了起来。

  人一多,吃、喝以及住的需求也随之而来,镇上的旅社、客栈还有大车店什么的,都不愁住。

  那生意基本上是不愁,连带着老河口镇上的老百姓都发了一笔不小的财富。

  这守着下蛋的鸡,谁肯卖掉?

  在李德邻眼鼻子底下,军统可不敢强取豪夺,这鄂北旅社原本是个客栈。

  现在的老板接手后,扩大改建后,才更名为鄂北旅社。

  吃过早饭,杨帆按照罗耀的指示,从武昌馆出来,还未走几步,就发现身后有人跟着。

  五战区也有自己的情报部门,这里是战区指挥中心,这么多的军政机构都在这边,没有哪个长官不对自己的安全不上心。

  镇上驻扎一个警卫营,另外长官部直属特务团也在附近,一旦有事,随时可救援。

  当然还有五战区的情报机构。

  五战区的调查室其实就是情报和反谍机构,这也是军统一直想要掌控的部门。

  (一般部队的调查室都是军统的人充当,但一些势力强大的军头,根本不给你机会,甚至利用这个反客为主)

  五战区调查室上下基本上都是桂系的人,当然,军统进不了战区长官司令部调查室,手下各集团军的调查室就是另外一种情况了。

  李德邻摆明了一副,我的安全,我自己负责,老头子也没有办法,谁叫人家手里有兵,还素有贤名,逼急了,再来一次中原大战,苦难的中国还能承受一次这样的打击吗?

  虽然被跟踪,但杨帆就当做没发现,人家兴许是好意呢,401组的人要是出了事儿,他们也吃不了兜着走。

  这老河口镇上就没有一个日谍吗?

  难说。

  日本间谍的鼻子比狗还灵,万一让他们嗅到一点儿什么,那就麻烦大了。

  杨帆除了出来接头,还有了解熟悉老河口镇的任务,所以,他也不急着去鄂北旅社。

  看到鄂北旅社的招牌后,就开始在镇子上闲逛了起来。

  身后跟着的人一路跟着,看到杨帆手插在兜里,一路上漫无目的,判断他是出来闲逛的。

  当下不免警惕心松懈了下来。

  两三圈下来,杨帆瞅了一个机会,闪身进了一个小巷子,找了犄角旮旯躲了起来。

  然后只看到后面跟着的那两人急匆匆的从他眼前跑过了,又跑了回去。

  来回两次后。

  他才慢悠悠的从藏身之地出来,将外套直接反过来穿,再从口袋里掏出一定毡帽,戴在头上,瞬间就改变了自己形象。

  “先生,您是打尖儿还是住店?”

  杨帆走进鄂北旅社的大堂,四下观察了一下,才往接待客人柜台走了去。

  “你这里上等客房,一个晚上几个大子儿?”

  “上等房二十个大子儿一碗,普通客房十个大子儿。”负责接待的伙计回答道。

  “有哈德门香烟吗?”

  “没有,我们这边只销售本地牌子的香烟,先生您说的,我们这边没得卖。”伙计眼睛骤然亮了起来。

  “那给我拿两包飞马牌香烟。”杨帆说道。

  “好咧,您稍等。”伙计应了一声,俯身下去,从柜子里取了两包飞马香烟递给杨帆,小声道,“山城来的吧?”

  “嗯。”

  “组长已经等候多时了,您跟我来。”

  杨帆把香烟收到自己口袋里,然后跟着那伙计往后面走了进去。

  ……

  罗耀知道,自己不说是不行了,好在他也有所准备,不然今天可就要丢人了。

  “德公,您是戎马半生,晚辈岂敢在您面前班门弄斧。”谦虚还是要一下的。

  这是个态度。

  “呵呵,正因为这样,我才要多听,多汲取年轻人的想法,年轻就是敢想,敢做,这是优势。”李德邻呵呵一笑。

  “那属下就把自己的一些浅见说出来,请德公指教。”罗耀微微一躬身道。

  “但讲无妨。”

  “德公,属下是干特务出身,对两军对垒,排兵布阵没有任何实战经验,这方面我就不丢人现眼了。”罗耀清了清嗓音道,“我只知道情报对于一场战役的重要性,虽然它不一定能决定战斗的胜负,但起码能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您认同吗?”

  李德邻和黄雪村都点了点头,这话客观,既没有拔高,也没有贬低,两军对垒,情报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属下决定,我们的情报工作远远的落后于日军,当然,这有一定的客观历史原因,也有我们国力羸弱,起步比别人晚,还有就是各级将领的意识问题……”

  就情报而言,罗耀是有发言权的,因为他就是干这个的。

  尤其是对国军的密电码通讯系统更是了解的非常透彻,他更知道,在二战中日军破译国军的密电通讯达百分之八十,这是多高的比例。

  也就是说,国军的基本动向,日军都是掌握的,但最终日军还是败了,所以,他们才战后不服气,不承认自己被中国军队打败,而只是被拖住了,陷在泥潭里拔不出腿来。

  若是把中国的军队抽调出来,跟美国人在陆地上较量一场,那胜负还真难预料。

  罗耀提出了一个逆向思维。

  那就是我们破译了日军的密电码,那日军是否也能破译国军的通讯密电码呢?

  日军无论从技术到人才方面,那都是强过中国的,而且他们还有先发优势。

  “德公,我们的通讯密电码多久没有更换了?”

  罗耀的这个问题一下子把李德邻问住了,这个他还真不太清楚,把目光投向了黄雪村,他是机要秘书,这些事儿,他最清楚了。

  “过年前刚更换的密电码,有三个月了。”黄雪村道。

  “五战区还是沿用过去的密码编写方法吗?”罗耀继续追问道。

  黄雪村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了,这涉及桂系的机密,怎么轻易的告诉一个外人。

  但李德邻冲他点了点头,意思是让他照实说。

  “是的,我们一直都是沿用的是过去的密电码编写方法,加以改进,形成新的密码本。”黄雪村道。

  “多久了?”

  “差不多从抗战开始就沿用到现在吧。”

  “难道就没有想过升级和换以一种更复杂的密码体系?”罗耀有些吃惊。

  “我们也一直在研究,有专门的人负责这一项工作,但至今没有发现什么问题,而且一旦有密码本泄露的风险,我们也是第一时间更换。”黄雪村解释道。

  罗耀忽然明白了,日军在中国战场一直处在进攻一方的位置,只要是发起进攻的,那么掌握对方的排兵布阵的也就是一种“理所当然”,对防御一方来说。

  他就可能忽略自己密电码泄露的情况,就算有些布置,后手,人家先发动进攻的,一打,你还不自己就暴露了。

  没有人会想到这是你的布置其实早就提前暴露了。

  而且日军破译你密电码,那在日军内部也属于绝密存在,可以用很多种方法告知一线部队。

  掩盖破译密电码的情况。

  因为一旦破译对方密电通讯,这是一条最简单便捷获取情报途径,那肯定是要严守秘密了。

  “方组长,我们采用的是颠倒移位替换密电加密技术,这种加密方法,是很难破译的。”黄雪村不忿的说道,他本人也参与密电码的编写,自然很清楚了。

  “这种技术放在五年前还算比较先进的,但是现在它已经落后了,如果我想要破译你们的密电码,不需要一个月,就能做到。”罗耀也不怕得罪对方,既然敢把这个问题抛出来,他早就有应对措施。

  “方组长,大话也不是这么说的,如果你能够做到,我黄某人拜你为师!”黄雪村愤然说道。

  “拜我为师,晚辈可不敢,若是输我一顿酒,倒是可以。”罗耀镇定自若的说道。

  “好,别说一顿酒,三顿酒都行!”

  “德公,借您办公桌一用。”罗耀站起来,恭敬的道。

  李德邻点了点头,他也想看看老伙计看重这个年轻人到底有多重的分量。

  罗耀走过去,坐下来,取了桌上的钢笔,拧开笔帽,取了一张白纸,迅速的在上面写了起来。

  片刻后,他收了笔,吹了一下上面的笔迹。

  “德公。”罗耀取了起来,将纸直接递给了李德邻。

  李德邻狐疑的接过来,只是扫了一眼,眉毛微微一蹙,他这种临泰山崩于前都不变色的人刚才差一点儿都绷不住了。

  纸张传递到了黄雪村手中。

  黄雪村可比不了李德邻,一看上面内容,惊骇的抽了一口冷气,这不是昨日他亲手经手发出去的一封密电吗?

  这不是用的国府颁行的密电码,而是桂系自己的那一套密电码,是他们内部秘密联络用的。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秘战无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