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七月小说网 > 天道方程式 > 第四百四十四章 新生的感气者

第四百四十四章 新生的感气者


  “余夫子,您认识这人?”制服男恭敬的问道。

  “嗯……曾有过数面之缘,她应该不是什么可疑人物。”余霜雪说道。

  “既然有您作保,那这次就算了。不过姑娘,”他望向雨玲珑,“这摊子还是得有许可才能摆,如果你想继续叫卖的话,别忘了去事务局申请登记。”

  说完两人朝余霜雪拱手致意后,转身往街道另一头去了。

  “余……夫子?”雨玲珑讶异道。

  “是。”余霜雪露出浅浅笑意,“我当初也没想到,夏大人邀请我们过来,是想让我们当老师的。”她顿了顿,“对了,你怎么会有空来金霞?还……做起了糖葫芦的买卖?”

  “这……说来话长。”雨玲珑讪笑着摸了摸脑袋。过去在无双阁玩乐时,她也见过余霜雪几次,但对方似乎并不合群,也不太像其他姑娘那样热情主动,因此她和对方说得话绝不算多,唯一的印象便是她静静坐在厢房一角,素手拨弄琴弦的清雅模样。

  如今她的样子依旧清雅,穿的是一身淡青色斜襟连裙袍,头发亦未盘起,只是简单的在脑后扎了个结,但神采去仿佛比过去动人了许多,不再如名字那般寒霜凛冽、不可靠近了。

  “既然买卖做不成,要不去我家里坐坐?”余霜雪捋了捋额前的发梢,“这个点也到了开餐的时候,我想你应该还没吃过吧?”

  “在那之前,我想问余姑娘一个问题……”雨玲珑好奇道,“你莫非没觉得我可疑吗?”

  “可疑啊,而且是非常可疑。”

  她差点没被呛到,“那你为什么还愿意替我作保?”

  “在青楼时,我听过不少关于你的消息。你帮过许多姐妹,却鲜少需要回报的时候。有时候把大家叫到一起喝酒聊天,为的只是不让她们去陪那些惹人厌烦的家伙而已。”余霜雪坦然回答道,“这样的人,我不觉得会干出在冰糖葫芦里下毒,谋害这些孩子的事来。”

  “你被小瞧了!”影子嚷嚷道。

  雨玲珑直接忽略了另一个自己的抗议,“原来是这样。不过……余姑娘还没有婚配吧?邀请我去住宅真的好吗?”

  余霜雪忍不住掩嘴,“如果是那些密探,肯定不会顾虑这样的问题。放心吧,屋子里并非我一人居住,吃饭还是热闹点好。”

  “既然如此,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雨玲珑笑道。

  “请跟我来。”余霜雪走在前方引路道,“顺便再告诉你一个小秘密好了。在无双阁里,虽然大家都清楚你的性别,不过大多数人依旧把你当成了姐妹来对待……这也是我愿意为你担保的原因。”

  ……

  来到余霜雪的住处,刚打开门,雨玲珑便又看到了一个熟人。

  “诶,玲珑姐?你也来金霞了?”歆桃欣喜的迎上前来。

  “是啊,正好过来看看。”雨玲珑抱起小姑娘旋转数圈,后者也发出一连串咯咯的笑声——比起不易近人的余霜雪,她对歆桃可要熟悉得多了。“你不会也当夫子了吧?”

  “没有,夏大人说夫子得成年后才能当,所以我现在还只是学生。”歆桃噘嘴道,“可识字什么的我早就会了,班里的那群小鬼还老缠着我不放,想方设法吸引我的注意,可幼稚了!”

  余霜雪没好气的拍了她头顶一掌,“谁让你每天都打扮得那么精致去上课,这又不是在青楼,你就不能学学其他孩子,朴素点去学堂吗?”

  “呜……”歆桃抱着脑袋委屈道,“我不想让夏大人和墨老师看到我素面朝天的样子嘛。”

  “那就别抱怨这抱怨那的了,今天作业写完没?”

  “这个……”歆桃吐出半截舌头,“嘿嘿。”

  余霜雪不禁翻了个白眼,“你又在花时间编写那些故事了吧?若是被别人瞧见,当心你这一辈子的清誉都会被毁掉。”

  “放心,我有仔细藏好,不会轻易给别人看到的。”歆桃毫不在意道,“再说嫁人前谁还不查个身份家世的,清倌人哪有什么清誉可言。”

  这话让余霜雪略微沉默了下,随后才叹气道,“罢了,你先来帮我生火做饭吧,作业晚上再写。”

  “所以歆桃姑娘也在学堂上课?”雨玲珑心中一动。

  “是啊,这也是金霞城的规矩,每个适龄儿童如果没有特殊理由,都应该接受学堂的初等启蒙教育。”余霜雪回道。

  “歆桃,你过来下。”雨玲珑将小姑娘叫到身前,重新牵住对方的手。当气探入歆桃体内的刹那,她再次感受到了那股熟悉的扰动。

  “玲珑姐,怎么了?”歆桃注意到了她表情的变化。

  雨玲珑打量了她良久才开口问道,“你……最近有感觉到自己发生什么变化么?”

  “变化?”歆桃杵着下巴想了想,“也没哪里不一样啊……平时都是吃了睡,睡了吃。对了,饭量变大算变化吗?最近吃一碗感觉跟没吃一样……”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天道方程式》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