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七月小说网 > 失忆在电影世界 > 第954章 来对了

  见谢知没把他当回事,丘巴卡顿时踏前一步。

  汉·索罗赶忙一抬手:“丘伊,我来,咱们是讲道理的人。”

  谢知乐了,汉·索罗这是老毛病不改啊,还跟年轻时一样喜欢卖弄嘴皮子吹牛逼。

  汉·索罗拉拉夹克双襟,道:“我虽然老了,但在银河系里还没人敢不给我面子,当然了,我是讲道理的人,暴力永远是我最后的选择。

  千年隼是我的船,我汉·索罗的船,之前被杜凯恩偷了。

  所以年轻人,不管你怎么得到的千年隼,那都是非法贼赃,回到原主人手里,合理,合法。

  现在,汉·索罗要收回千年隼,到此结束,懂了么?”

  谢知眉头轻挑:“非法?贼赃?就你,还是讲道理的人?”

  “嗯哼。”

  谢知笑了:“好,那我们就讲讲道理,千年隼,是你通过打牌的方式,从兰多·卡瑞辛手里赢来的,没错吧。”

  汉·索罗嘴角一翘:“看来你听过我的故事。”

  谢知没在意他的得意,继续道:“那么前前主人是兰多·卡瑞辛,这没毛病吧。”

  汉·索罗终归岁数到位了,人老成精,顿时产生一种不妙的感觉:“兰多之前做了什么与我无关。”

  “不,有关。”谢知晃晃手指:“在你们干科舍尔那一票买卖之前,兰多欠了一大笔钱,所以他的千年隼被扣下了,属于他的债主。

  但当时你们是怎么选择的?拆掉了起落架上的强化固定器,据我所知,还是这位丘巴卡先生亲自动的手,没错吧?”

  丘巴卡歪头看天棚,吹口哨~

  谢知懒洋洋的道:“所以啊,你在牌桌上赢的,是赃物,千年隼不是你的。”

  汉·索罗眉头皱起:“几十年前的事,你口说无凭……”

  啪,谢知把一个小设备拍在了桌子上,随之一份电子记录投射出来,上面清清楚楚的写明了谢知购买千年隼的交易记录。

  这种东西,相当于票据,是可以作为证据的。

  不过通常混迹灰色地带的人不用这玩意儿,但谢知当年刻意要了一份,合理合法的购买,为什么不要发票?

  “我是个谨慎的人,不喜欢卖家在我的货里动手脚,完事还没法追究,所以不光有票据,交易时还录制了视频,要不要放给你看?”

  汉·索罗傻眼了,玛斯则噗嗤乐了,似乎很愿意看到汉·索罗吃瘪。

  “几十年前的事了,你的年纪看上去……”

  谢知摆摆手:“我比你岁数大的多,年轻人应该是我对你的称呼,得嘞小子,别玩岔开话题的小花招了,千年隼,是谁的?”

  “一艘船的钱,我付得起。”

  “不不不,你这叫强买强卖,卖不卖是我的事,凭什么你说付钱船就是你的?而且你白用了四十多年了,本就是你欠我的钱。”

  汉·索罗一摊手:“伙计,你也说四十多年了,帝国都没了,一艘飞船而已,别这么执着。”

  “哦~”谢知拉了个长音,笑道:“那我是不是可以这么理解,据我所知你有个儿子,要是有人把你儿子拐走的时间长点,那是不是就不算你儿子了?也是,一个儿子而已,别那么执着。”

  “行,物归原主。”汉·索罗一副极其心疼的样子,举手道:“到此结束,千年隼是你的,再见!”

  “慢着,事儿还没完呢。”

  汉·索罗一瞪眼:“就算我用了四十多年,讲道理,欠的租用费用也该是兰多补给你,我是牌桌上赢的!你该找他!他当过将军,不差钱。”

  谢知继续摇头:“貌似有道理,可全是歪理,就拿你儿子说吧,拐卖他的人贩子有错,难道买他的买主就没错了?

  正所谓,没有买卖就没有杀害。

  没错,你是从牌桌上赢来的,可赃物就是赃物,非法使用了几十年,一句跟你无关就想推个一干二净?这还有王法么?还有法律么?

  小贼,你想清楚了再回答。

  你讲理,我就跟你讲理,你要是不讲理,那我也奉陪。

  奉劝你一句,甭惦记着卖老碰瓷,老子的岁数当你爹都绰绰有余。”

  汉·索罗张了张嘴,接着拉开椅子坐到谢知近前,探头靠近谢知,特别小声的道:“给个面子,怎么说我也是拯救了银河系的名人,就算没功劳也有苦劳吧。

  虽然我现在没钱,但我面子大,回头我给你介绍几个大买卖,包你发财那种,相信我,我路子野人脉广。”

  说完又提高声量:“你说怎么办吧,我汉·索罗的信誉那响当当的,银河系谁不知道我。”

  谢知笑笑:“行,事儿是谈出来的,不过在此之前,我先说明一下情况。

  YT-1300轻型货船,我有两艘,没错,千年隼,有两艘,外面那艘,一直跟着我,是一号,并不是你弄丢的那艘,那是二号。”

  汉·索罗一怔:“两艘!?那……不对啊,如果是这样,我怎么知道哪艘才是兰多欠你的……”

  “打住。”谢知冷笑道:“别耍这小聪明,兰多有几艘船你不知道么?输给你的就是我的,我票据齐全,要不要再让你开开眼?”

  这个谢知还真没蒙他,早年间经史蒂夫提醒,惦记上千年隼时,谢知也是买过YT-1300的,虽然比不了千年隼,但好船确实是好船,买了不亏。

  “谁买东西把票据留四十多年?”

  “我环保行不行。”

  “好吧,那你什么意思?”

  “这还不明白?之前四十多年使用费咱们先不说,我的船你给弄丢了,这事得解决吧。”

  “那是杜凯恩偷的……”

  “他是他,你是你,我自己找回来,那性质就不一样了。

  当然了,我也没指望你有个本事找回来,但你欠我的,这点没异议吧?”

  “你就说想要什么吧,能做的我不推辞,不能做的,你要我命我也不会答应。”

  谢知没回答,扭头看向看热闹的玛斯:“玛斯女士,我来这呢,是跟你买点情报,这生意做么?”

  说着,又掏出了一把核心素放在桌子上,谢知完全把这个当钱用了。

  玛斯笑呵呵的坐下:“为什么不,想问什么?”

  “其实我也不知道要找的是什么,不过……”谢知指指汉·索罗:“他也算走南闯北见多识广,一块听听,不管你们谁知道,钱我照付,这老小子欠我的飞船使用费,折损费,也一笔勾销。”

  汉·索罗皱眉道:“千年隼呢?”

  “你想的还挺美,醒醒,那本来就不是你的,有点数行不?”

  玛斯道:“你说说吧,至少有个大概的描述。”

  谢知想了想,道:“那应该是个地方吧,叫什么,在哪,我不知道,可以确定的是,应该跟西斯有关系。

  我知道你们大概也不知道那是什么,但有没有人也在找类似的地方,毕竟有人找的话,可能会找玛斯女士询问相关线索,你见多识广……”

  谢知话还没说完,心里咯噔一下!

  没别的,就如他一开始想的,来这纯粹是因为……来都来了。

  所以对询问的问题,压根也没抱什么期望,随便问问而已。

  然而听了谢知的话,尽管玛斯和汉·索罗表面上不动声色,显得很正常,可二者的情绪瞒不过谢知,原力大师的水平不是说笑的。

  而两人泛起的情绪就一个,震惊!

  要是这里头没问题,震惊个毛线啊。

  显然自己这随性的举动,还真带来了线索!不管是自己运气好,还是四个吉祥物运气好,反正……来对了!

  而且谢知瞬息间,就猜到了一个可能,毕竟用排除法的话,嫌疑目标也就一个。

  所以谢知玩味的看着两人,慢悠悠的继续道:“……而且我猜吧,某人既然是绝地大师,说不定会预见到什么。

  如果他要是搞调查的话,也许会找到玛斯女士这,甚至会问问自己的……妹夫。

  是吧汉·索罗,卢克·天行者毕竟是你大舅子。”(注1)

  汉·索罗的脸色终于阴沉下来,寒声道:“你到底是谁?”

  “找西斯麻烦的人。”

  “西斯都死绝了!”

  谢知一咧嘴:“真要是这样,那么卢克又在找什么呢?”

  玛斯忽道:“可阁下怎么证明,你不是西斯那边的呢?”

  “西斯的理念就是维护宇宙和平,严于律己,宽以待人,以德报怨,唾面自干,讲文明懂礼貌,尊老爱幼不杀生……不如此,必将原地爆炸喷屎而亡。”

  汉·索罗顿时一瞪眼:“你闹着玩呢?”

  “不,他已经证明了。”玛斯瞥了一眼汉·索罗,不屑道:“你也算跟西斯大帝打过交道的,这都不懂?西斯说这话,相当于颠覆自己毕生的信念,修行也完蛋了。”

  “西斯又不是不能撒谎。”

  谢知一摊手:“西斯当然可以撒谎,可以说自己不是西斯,但事关信念的事可不敢胡说,黑暗原力,也怕被光明原力影响,不信的话,回头问问你大舅子就知道了,这方面他是专家。”

  汉·索罗还想说什么,玛斯倒是痛快:“行了你别哔哔了,多大个事儿,愿意清扫西斯余孽的人,当然是越多越好,西斯就是祸害,难不成再给他们祸害银河系的机会?

  这位……算了,我也不在乎你叫什么,我可以告诉你,卢克是找过我,打听一个叫做厄西戈的星球。

  他运气不错,我年轻时……嗯,我现在也很年轻,总之呢,我听过这名字,但不知道在哪。

  不过还真巧了,还有个家伙也在找厄西戈,不知道你听说过没有,赏金猎人,贝斯通的欧奇……”

  谢知不动声色,心说我何止知道,那货就是马冬梅亲手捅死的,只是没成想转来转去还跟那货有关,早知道杀之前该拷问一下的。

  倒是夏洛两口子,听到这表情有点怪,毕竟跟欧奇缘分不浅。

  不过夫妻俩也没太在意,只以为是穿越时间造成的,毕竟还不知道时间分流的概念。

  玛斯继续道:“这事我告诉了卢克,当时兰多·卡瑞辛也和他在一块,两人一块去调查了,后来的事我就不知道了。”

  “谢谢。”谢知抬头看向汉·索罗:“你不打算补充点么?你走南闯北在宇宙里混了一辈子了,我是不是西斯那边的,以你的经验眼力,还看不出来么?”

  “问题是我不喜欢你,总觉得碰到你没好事,不过……”汉·索罗指指正在啃帝国歼星舰的蕾伊:“我还挺喜欢她的,看这小娃娃的面子,可以说说。

  你,说话算话?”

  老头还挺傲娇,谢知点点头:“一笔勾销,在坐的都听着呢。”

  “好,后来的事我知道,兰多跟我说的,他俩一路寻找,倒是确定了一条线索,想找到厄西戈,需要西斯导航仪,全银河系也只有两个。

  他们只找到了其中一个的线索,但追踪到最后,线索断了,又花了一段时间后,确实找不到任何相关信息了,卢克就放弃了。

  这事就结束了,没有后续。”

  谢知眉头一皱:“断了?到哪里断的?”

  “我想想,那鬼地方叫什么来着……丘伊,你还记得么?”

  “嗷嗷~”

  “哦对,帕萨那星球,禁忌沙漠,欧奇最后就是在那里消失的。”

  谢知泛起满意的笑容:“非常感谢,咱们两清了,另外……”

  又掏出一把核心素放在桌面上:“咱是讲究人,一码归一码,你买艘新船吧,千年隼还是别惦记了。”

  汉·索罗感慨的叹了口气:“核心素……这玩意儿,当年我们在科舍尔弄了一百吨呢。”

  “一百千克而已,你老年痴呆了?”

  谢知一点没给他留面子。

  汉·索罗黑着脸,腾地起身:“所以我不喜欢你!最好永远别再让我看到你!”

  走归走,老头还是把核心素揣兜里了。

  玛斯哈哈一笑,挺开心:“来个果盘,再给小娃娃上一瓶泡泡奶,我请客,玩的愉快。”

  都走了之后,谢知这一帮继续吃吃喝喝,没必要急着奔命,权当放松,心情愉快再上路也不迟。

  一个多小时后,一行人离开了玛斯的酒吧。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失忆在电影世界》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