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七月小说网 > 失忆在电影世界 > 第9533章 这不巧了么

第9533章 这不巧了么


  一如所料,弑星者基地周遭确实驻扎着大量战舰,显然已将安全等级提高了。

  不过这样的举动,也提高了秘密基地不再秘密的风险。

  毕竟这片星域虽然隐蔽,但大动干戈的调动舰队,难免不会被有心人留意到。

  所以之前一战,给让第一军团造成的损失可不仅仅是一支半舰队。

  却说谢知一行,在太空中看到弑星者基地的样貌后,不禁对其壮观连连赞叹。

  包括飙婴语的小蕾伊,小家伙眼珠子瞪的贼大,视线完全被吸引了。

  也难怪,那星球上被挖出了一个凹槽太醒目了。

  看那深度,估计得有星球直径的十分之一!

  一颗星球的十分之一,这是当之无愧的工程学壮举!

  而且这还只是表面,从那在星空都肉眼可见的硕大炮口来看,炮膛的深度应该已经直达地心了!

  是的,弑星者的歼星炮,跟死星歼星炮不同,死星歼星炮是采用能量聚合方式,精确聚集于一点,产生反应再形成无可匹敌的射线。

  而弑星者的歼星炮,才符合传统大炮的设计理念,还就是个大粗管子。

  这一点,从俘虏的交代中已经获悉了。

  并且弑星者歼星炮的威力有多大,其实从太空中也能大致估摸出来,没别的,谢知觉得能把东风快递开进人家炮膛里去,而且还有富余!

  就那口径……忒特么带劲了!

  没错,谢知又眼馋了。

  奇鲁也眼馋了:“师叔!这大家伙也打包带走吧!”

  谢知叹了口气,摇头道:“这次就算了吧,当初咱们弄死星的时候,有盖伦·厄索这位总工程师帮忙,整体缩小都预留了关键节点,相当好办。

  可非要带走弑星者的话,那咱们要花费的工夫肯定不少,何况这玩意还没竣工呢。

  而且相比咱家预定的火星,还是从头到尾咱们家自己设计更好,比较符合实际需要,适合的才是最好的嘛。”

  “哦,那咱们来这搞什么?炸了它?”

  “不,现在炸了不划算,要炸也得挑个合适的时机,得利益最大化。所以咱们来这呢……”谢知嘿嘿一笑:“主要是参观考察,了解一下对手的水平,引进技术嘛,总得实地看看。”

  “师叔说话就是有学问,偷图纸换个说法,果然好听多了。”

  却说弑星者基地,同样采用了星球级的护盾,不过这当然拦不住谢知,无论是瞬移,还是借着镜像空间,都能轻松通过。

  进去之后,确如谢知所说,还真的是考察,而且有本地负责人亲自陪同,可谓热情周到。

  主要是面对原力控心,负责人想不出拒绝的理由。

  鉴于是亲赴对方地头的机密访问,那就不要太高调了,所以全程保持了隐形状态,也是本着不给第一军团内部添麻烦的善意,省得他们事后看了监控再上火闹心。

  而关于技术引进的洽谈,第一军团表现了无可挑剔的诚意,无私的把资料库打开,任由谢知方阅览。

  并且,展现了科学无国界的高风亮节,任由BB8全部下载。

  同时负责人对弑星者技术负责任的态度,着实到位,亲身为谢知一方带路,把核心区一一展示,亲切热情的详细做了介绍。

  尤其指出了,炸哪里会造成连锁反应,致使基地彻底毁灭,还千叮咛万嘱咐,严谨的工匠精神令人钦佩。

  鉴于弑星者还未竣工,也许是出于没办法进行技术实测的愧疚心,技术转让方面,人家一分钱都没收,当真是诚信经营的典范。

  对此谢知很是感动,也回赠了访问礼物,小蕾伊的五泡尿,以及两泡屎。

  主要是下载资料耗时较长,小娃儿肚子里的存量消耗的比较快。

  而这礼物着实不凡,这毕竟是弄死他们皇帝的小英雄的屎,具备收藏价值,要是传家的话,将来拍卖个天文数字的高价,合情合理。

  可惜弑星者基地没人有这财运,让清洁机器人给收拾干净了,没那发财命,奈何。

  除此之外,出于对第一军团工程进度的关注,谢知方也友好的留下了监控设备,知道对方会再三推辞,为了不让他们为难,大家撕吧起来尴尬,就不通知对方了。

  而谢知方的第二考察代表奇鲁小朋友,深感此行就自己没表现,相当的惭愧,表示不留点远程遥控型高爆大呲花,过意不去。

  第一代表谢知劝阻了,年纪小不成熟啊,礼花作为庆祝工具,当然是现点现放才有喜庆气氛,所以不必急于一时。

  因为,坐标有了。

  奇鲁恍悟,还是师叔高,有神行百变这种高端交通工具,随时可以跨星际送惊喜嘛。

  这趟临时参观,顺风顺水,唯一让谢知遗憾的是,最高领袖和凯特·伦都没在这,要是碰到就省事了。

  可惜,这两人都没有把行踪向下层通报的习惯,尤其是前者。

  倒是小蕾伊还捞了个玩具,负责人办公室的歼星舰模型。

  有了趁手工具,小家伙逮什么砸什么,当然主要目标是奇鲁的脑袋。

  好在奇鲁也非浪得虚名,原力修行可谓活学活用,让自己的头更硬些还是很轻松的,否则就不止是挨砸了,头发都得让小蕾伊薅秃了……

  重回千年隼,谢知点醒蕾伊的爹妈,总算让奇鲁脱离了苦海。

  但想和小蕾伊不打交道,还是很困难的,因为,旅程尚未结束。

  谢知带着众人,继续穿越于各个世界。

  得把弑星者基地的情报扩散出去,没防备的话,不定哪天就得上演惨剧,毕竟人家造那东西不是为了秀工程学的。

  至于曼达洛军,就留在铁柱世界了,有他们的活儿要干。

  但谢知第一个去的地方,就出现了意外。

  凤凰传奇世界,是第一军团最先冒头的地方,而谢知本打算先去看看这边的弑星者基地建设进度,除了估算什么时候竣工,也是碰运气看看能不能和最高领袖偶遇。

  可赶到这之后,那颗星球压根没有歼星炮!

  准确说,那就是一个完全没被开发的星球,别说施工队了,连个人影都没看到。

  “师叔,这里的第一军团没造弑星者?”

  谢知皱了皱眉:“不可能有这么大的变故,弑星者毕竟是战略级的项目,完全没影……还有第二种可能,本地的弑星者基地选址,不在这。”

  奇鲁顿时一挺胸脯:“师叔,这次打舰队的活儿交给我吧!保证把活儿干的漂漂亮亮……”

  谢知一瞪眼:“想屁呢?我发现你戾气很重啊,打打杀杀的太暴力了,你需要修身养性了。

  这么着吧,和天真纯良的娃娃待在一起,有助于陶冶情操,你未来师妹就交给你了。”

  “不是吧师叔,她没羞没臊的管不住屎尿屁,一点都不可爱……”

  “人类幼崽你都看不到可爱之处,正说明了你的心不静,得嘞,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

  单纯获取情报,当然用不着再搞一场星际大战出来,谢知亲自走了一趟。

  当年谢知都假扮参议员在帕尔帕廷面前扯过淡,混进去舰队很容易,搞定舰队指挥官更容易。

  所以新的弑星者基地位置,轻松到手。

  是的,不是没造,而是换地方了,蝴蝶效应产生了影响,也能理解。

  随后自然是又走了一趟本地弑星者基地,放监控,记坐标,将来想收拾的话,一个跨星际分身飚过来,搞定。

  事实上谢知也憋了很久了,大招学会了,总得找机会用用,要不是岂不是白学了。

  不过情报交叉印证后,本地第一军团二把手,又换人了,这次是个男的,叫……凯子·伦。

  长相中依旧和阿纳金、汉·索罗有相似之处,就是看上去不太聪明的亚子,人如其名,像个凯子。

  可问题是,本地汉·索罗很威风,人家混了个兵马大元帅,位高权重,且和当年的老相好琦拉修成正果了,生了一堆孩子。

  那么如果不是绑架被失足的话,谢知估摸着,应该是通过间谍窃取的方式弄到了汉·索罗的DNA,这倒是不难,总有机会。

  不过已经两次了,显然帕尔帕廷真的很在意天行者家族血脉和汉·索罗的结合,为毛呢?

  于是乎,谢知把弑星者情报给曲洋传递了一份后,直奔正统世界而去。

  主要是打野帮世界和史大夫世界压根没出现第一军团,那么新的凯什么·伦,也调查不着。

  而在正统世界,谢知花了点钱就买到了想要的情报,毕竟不算大秘密。

  汉·索罗和莱娅结婚了,生了个儿子,叫做……本·索罗。

  然后在本·索罗年纪不大的时候,就送走了,去哪没人知道,这个是秘密。

  但谢知也能猜个八九不离十,莱娅的老哥卢克是绝地大师,要是生的儿子有天赋,当然是跟着卢克学艺了,正所谓……他大舅、他二舅都是他舅。

  至于卢克的信息,大略的查到了一些,这位准备把绝地的技术传承下去,开了个技校,满银河系广泛招生,有广告为证。

  只可惜,校址没标出来,只有招生办的报名地址,要不是这位校长名气遍宇宙,说那是黑校一点都不冤。

  至于这个本·索罗会不会变成凯什么·伦,谢知觉得可能性很大。

  各个世界交叉对比,老贼的用意已经凸显的很明显了,如果不是老贼有强迫症收集癖的话,那么这个凯什么·伦,才是老贼在意阿纳金的原因。

  想必是凯什么·伦,未来一定会和蕾伊有所交集,而这交集的结果,对帕尔帕廷……很重要。

  谢知觉得自己很有做神探的潜质,随之又冒出个想法,要是……现在把本·索罗弄死,老贼会不会气吐血?

  想想还是算了,论起来,这个小子也算是重徒孙子,祖师爷不问青红皂白就手撕重孙子,太不讲理,起码得确定他的行为确实够孙子,才有理由收拾这孙子。

  反正,怎么着他都是孙子……

  不过来都来了,尽管没有任何第一军团的迹象,谢知还是打算找个能人打听打听。

  谁啊?原力世界的江湖百晓生,老太太玛斯·卡纳塔。

  于是千年隼,飞到了老太太的补给站。

  虽然和正统世界的玛斯不熟,但有钱嘛,她又不是不做生意。

  地方景色不错,谢知也不想夏洛两口子过的憋屈,于是乎一行人都溜达出飞船,只留下O看家,毕竟这两位在正统世界也是名人,低调点吧。

  然而不知道是不是四大吉祥物发挥了作用,一进酒吧,谢知就看到了熟人。

  就见一个毛茸茸的大个子,正跟小老太太玛斯相谈甚欢。

  准确描述,是腻乎,二者周遭洋溢着谈恋爱的酸腐气息,隔着十来米都能闻到。

  甚至花痴版玛斯完全顾不上生意了,接待谢知一行的,是机器人服务生。

  而玛斯满眼含春盯着的大个子,正是伍基人丘巴卡。

  谢知眨巴眨巴眼睛:“跨物种恋爱,爱情来了都这么奔放么?

  不过丘巴卡在这,按照焦不离孟孟不离焦的典故,那谁岂不是……”

  就在这时,一个男人从拐角走出来,从提了两下裤子的举动来看,刚上完厕所。

  那是个老人,头发灰白相间,皱纹褶子挂在脸上,凸显岁月痕迹。

  从老人的表情来看,他很不爽:“玛斯,你这的酒菜是不是有问题?我都第二趟了。”

  玛斯没好气的甩了一句:“得了吧汉·索罗,不看看你都什么岁数了,作为人类,你这个年纪厕所跑的勤很正常。

  所以……亲爱的丘丘,把这早早进入衰老期的废物人类甩了得了,咱俩多年轻,组队冒险正当年,多么浪漫……”

  没错,老人正是汉·索罗。

  而看到他那张老脸,谢知不禁感慨时间过的真快啊,这才用了几次时间机器啊,小伙就变成老头了。

  不过按照他儿子的年纪来算,他这是老来得子啊,汉·索罗这体格子确实不行。

  这时汉·索罗哼了一声:“你说谁是废物呢?打败帝国皇帝可有我一份!全银河系都知道!”

  玛斯晃晃脑袋:“是啊是啊,问题是我们的银河大英雄,你还不是把千年隼给弄丢了,那么有本事,别来求我啊。”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失忆在电影世界》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