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七月小说网 > 明末凶兵 > 第651章 战事起

  第651章战事起

  他说政客都是婊子养的,他们阴暗的一面,只有你想不到,没有做不到。震惊世界的911至少是政府默认的事件,没人相信他说的话,直到后来,才有更多的人发文分析。当时的美国政府和如今的大明朝何等相似,谁渴望战争,谁愿意送自己的儿女远征他方。所以,必须发生一件事,因为美国人需要痛苦刺激体内的神经,只有痛苦才能激发仇恨,而仇恨往往会成为战争的导火索。美国需要利益,911的发生,让不可能通过的战争变成了现实。如果没有仇恨支撑,即使出兵,又有几个人会尽职尽责呢?更何况,战争议案通过的可能性几乎为零。后世美国,今日大明晋北,有着太多的相似。

  晋北需要战争,因为这关系到长远的利益,而百姓却厌恶战争,是那种深深的厌恶。

  不管承认不承认,海兰珠说的都是事实,没有发生异常的话,别说大明百姓支持不支持,就算朝廷文武,估计也没几个会支持西伯利亚战争的,哪怕云府嫡系将领,他们也同样不会支持远征。后世美国反恐,给美国带来了无穷的利益,西伯利亚也同样会给大明带来长久的利益,尤其是在人类眼光还没有发展起来的时候,迅速夺取托木斯克,贯通东西方,尤为重要。静静地思考着,渐渐地,竟然不像之前那么愤怒了,难道自己真的变得冷血无情了,变成了一个冷酷的政客?

  回头看着海兰珠,轻轻地问了一句,“珠儿,为什么之前没跟我说?”

  “这件事太大了,带来的内心煎熬会伴随到死亡,如果必须有人来做这件事,我们其中一个人扛着就好了,为什么还要两个人一起饱受良心的煎熬呢?只要西伯利亚战事能顺利,一切都是值得的,此事所带来的痛苦,我来承受。我相信,如果面对同样的局面,你也会做出同样的选择”海兰珠展颜一下,那笑容充满苦涩,这个决定带来的痛苦,已经开始刺激她的神经,这些日子,她开始害怕一个人待着,总觉得耳畔嗡嗡作响,仿佛冤魂在鸣唱。

  她的手竟然颤抖起来,即使再坚强,内心的恐惧依旧无法掩藏,铁墨站起身,将海兰珠紧紧地搂在怀中。这辈子是幸运的,有了海兰珠,他铁墨何德何能,值得她如此付出。他必须振作起来,不能让海兰珠白白承担这份煎熬,更不能让西伯利亚十几万军民白白葬送。那份痛苦,那份死亡,必须换取足够的利益。半个时辰过去了,书房依旧安静,只是院外等候的王左挂等人却紧张万分,努努紧紧地靠着廊下柱子,她听到了一些话,却装作什么都没听见,因为这是一个秘密,是属于督师家里的秘密,即使王左挂,也不能知道。王左挂等人向上台阶敲门,全部被努努拦了下来,此时的书房就是一个禁地。

  终于,书房的门打开了,王左挂等人匆匆走进去,这一次明显的感觉到铁墨发生了一些变化,但具体是什么变化,又没法解释。坐在椅子里,铁墨目视着心腹下属们,轻轻的说道,“将发生在西伯利亚的事情行文通告天下,另外,本督师有意远征斯拉夫人,此次将以志愿形式参加,云府、中原、关中等驻地晋北军有愿意参加远征的,到宣府报名。远征西伯利亚,你们做成详细的计划,明日快马加鞭送到京师。”

  铁墨的语气不容置疑,而王左挂等人也没觉得有什么意外的,只是他们好奇的事情是为什么自从海夫人来了后,督师就不怪罪沙雕了呢,刚才督师可是恨不得一刀宰了沙雕的。王左挂等人都是十分聪明的人,稍微一寻思,就觉得这里边的事情恐怕有蹊跷了,不过他们聪明的都没有问,也不会傻到去打探内情。不管事情内幕是什么,都跟海兰珠脱不了关系,这事可不是随便掺和的,搞不好就是死路一条。

  众人慢慢退出,只有沙雕静静地站在靠门的地方,一动不动的,等着所有人离开,努努关上房门,沙雕才走到书案前,感激的看了一眼海兰珠,随后拱手言道,“督师,发生这么大的事情,必须有人承担责任才行。属下请求辞去情报处指挥使之位,督师必须给大家一个交代。”

  “钻地鼠,难道你不恨我么?”铁墨的目光里没有冰冷,只有痛苦,今天发生的每一件事情都让人高兴不起来。沙雕摇着头,自从跟着铁墨起事后,他沙雕才活的像个真正的人,他无法理解为什么海夫人会这样做,更不明白为什么要眼睁睁看着西伯利亚惨剧发生,可是有一点沙雕是知道的。铁墨从来不是那种冷血无情的人,如此做,必然有他的理由,“属下不敢,属下并不后悔这么做,督师有更远的目光,这么做就一定有这么做的理由。”

  “沙雕,有些事情本督师现在无法向你解释,因为说了你也未必会懂,但是我保证,一年以后,你一定会理解的。不过我还是要说一声谢谢,谢谢你没有将夫人的事情说出来”说着,铁墨站起身朝着沙雕拱手行了一礼,以铁墨今日之身份,哪怕做错了事情,又何须道歉,谁又敢说个不字?

  他躬身行礼,却让沙雕有种手足无措的感觉,只见沙雕赶紧后退两步,单膝触地,“末将不敢,为督师披荆斩棘,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北街之上,两匹马并排行走,周定山眉头紧锁,不知道在想着什么,王左挂却笑眯眯的,好像什么事情都没发生一般,“定山,你是不是还在想海夫人的事情?其实啊此事经不起推敲,蛮军近十万人东征叶尼塞河,别说十万人了,就是十万只老鼠向东爬,情报处也该发现了,可如此重要的情报,竟然一点动静都没有。情报处那些人无孔不入,有的是办法,要说搞不到消息,谁信呢?所以啊,此事恐怕是海夫人有意为之了,至于为何要这样做,倒是个迷,不过也不会疑惑太久,相信过些天就会有答案了。只是,王某还是有些失望的,如果这一切是督师做的,是不是更好一些呢?”

  一个真正的王者,应该是冷血无情的,只要有足够的利益,很多事情就必须去做。这就是王者的悲哀,在享受国之利器的时候,同样也承担着常人无法承担的痛苦。

  崇祯六年十一月注定不会太平静,就在朝廷绞尽脑汁想要剿灭盘踞在中原的张献忠所部流寇的时候,却从宣化府传来一个噩耗。

  王承恩裹着厚厚的氅子站在御书房外,刚刚御马监发生了点烂事,他正对手底下几个总管喷着口水。突然砰地一声传来,似乎御书房内有什么东西被打碎了,此时御书房内只有陛下一个人,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惹得陛下生这么大气,难道中原的流寇又发生其他变故了?

  王承恩挥挥手,急急忙忙说道:“你等赶紧退下,记住,以后御马监那边的事情你们不要乱插手,要是再让咱家晓得你们把手伸的太长,别怪咱家把你们的爪子给剁了。”

  “王公公息怒,小的们以后再也不敢了”几个总管赶紧点头哈腰,一溜烟的跑掉了。这时王承恩才迈着小碎步进了御书房,一进屋就看到地上满是碎瓷片,而皇帝朱由检双手撑着桌面,整个人正剧烈的颤抖着。

  “陛下,发生什么事情了,惹得你生这么大气,您息怒,保重龙体啊”王承恩蹲下身收拾被朱由检扔在地上的东西,正好有一份奏折就在旁边,捡起时扫了一眼,心脏便剧烈的跳动起来。终于明白陛下为什么会生这么大的气了,没想到竟然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

  朱由检脸色阴沉,手背青筋暴涨,“这些蛮夷,竟然行事如此狠毒,这是欺我大明无人么?实在是岂有此理......岂有此理......”

  大明如今内忧外患,崇祯头疼的事情不知凡几,可这并不能阻止他有一颗伟大的帝王之心。开疆拓土,这是每一个帝王的梦想,当晋北军开发西伯利亚,带来无穷利益后,他是打心眼里开心的。无论实际占有西伯利亚的是不是朝廷的兵马,那都是大明的土地,占据西伯利亚,这可是太祖皇帝都没完成的丰功伟业。

  可是,俄国人竟然不远万里跑到西伯利亚屠戮大明百姓,实在是欺人太甚。大明如今忧患实多,中原剿匪还未结束,辽东方面林丹汗和皇太极也刚老实下来,这个时候再对西伯利亚用兵似乎很不合适。可是这场仗不能不打,俄国人都跑到家里来烧杀抢掠了,大明退无可退,所以此战必须打,还得把俄国人打疼了。

  在西伯利亚战事上,朱由检和铁墨的看法出奇的一致,这要是不把俄国人打疼了,以后西伯利亚就要拱手让给俄国人了。如此一来,大明之前几年做的努力岂不是白费了?

  心里明白该怎么做,但朱由检同样晓得想让内阁六部支持这场战事有多困难。如今国库空虚,剿匪那摊子事还没整利索,朝廷哪有精力支持西伯利亚战事,哪怕是口头上支持也不现实。可要是朝廷这一关过不了,铁墨就没法正大光明的发兵,真的是头疼啊。

  好一会儿,朱由检板着脸对王承恩说道:“王伴伴,你即刻去一趟顺天府,告诉顺天知府,朕着他一天之内将告示贴满全城,朕要让百姓以最快的速度知道西伯利亚发生的惨事。”

  朱由检决定先下手为强了,如果此事等到明天交朝会廷议,通过的可能性几乎为零。为今之计只能以舆论压制文武百官,让他们不敢冒天下之大不韪。民心舆论,这一直是清流百官屡试不爽的妙招,这两年朱由检也有些醒悟,既然清流百官搞舆论绑架,那这次自己这个皇帝也以大义绑架群臣。

  兹事体大,王承恩自然不敢耽搁,急匆匆走了一趟顺天府。新任顺天知府包志文可不知道这里边的猫腻,在他看来也都是小事,于是按照旨意全城贴告示,仅仅用了半天,西伯利亚发生的事情便传遍了京城大街小巷。至傍晚时分,茶楼酒肆议论纷纷,说的大都是这件事。

  百姓不知西伯利亚具体是什么地方,但知道那是大明的土地,那里住着大明的百姓。而俄国蛮夷屠戮西伯利亚,累十几万大明百姓身亡,此等人神共愤的行为,若是不加以惩罚,天理何在?

  百华楼,正是食客多的时候,一张桌子上传来一声咆哮,“齐老二,你什么意思?照你的意思,这件事就不管不问了,那十几万百姓就白死了?送国书给俄国人,哈哈,你要笑死老子么?人家都跑到西伯利亚下屠刀了,你还送国书,那玩意要是管用,老子一晚上能写十道。”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明末凶兵》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