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七月小说网 > 辽东之虎 > 第一一七七章

  战场是一个非常奇怪的地方,昨天法国人被干掉一个团。

  方圆五公里的地方,到处都是尸体。

  尸体集中的地方,地上的泥土都吸饱了鲜血。一脚踩上去,鲜血会顺着地上的泥土里冒出来。

  可今天大明的阵地上,同样死了很多人,却很少见到鲜血。

  许多人不理解,以为战场就是鲜血淋漓的。

  可真正像这样的战争,却很少有鲜血淋漓的场面。

  炮火会在第一时间,把鲜血蒸发掉,根本不给你喷得到处都是是机会。

  只有那中被枪打死的人,才会有机会把身体里面的血流出来。

  敌军的炮兵被干掉了,虽然不知道是什么武器干掉的,但巴彦还是觉得很牛逼。

  没了炮火支援,新上来穿着灰色军装的意大利人,虚晃一枪就往后跑。

  犹豫跑的过于逼真,逃跑时候误入雷区,伤亡了不少人。

  在巴彦向满天神佛真诚的祈祷声中,夜幕终于降临到大地上。

  巴彦第一时间,发出了撤退命令。

  命令是天黑透了就撤退,谁也不愿意在冰冷的战壕里面待着。

  运气不好,一发炮弹打过来,啥都没了。

  “拿破仑使用了意大利人。”伏尔加河东岸三十公里,李枭拿着战报,一边踱步一边嘟囔。

  “是!

  最后一次攻击,是意大利人发动的。

  不过意大利人的战斗力实在不行,还没冲到前沿就都跑了。

  还有不少人踩进了雷区,被炸死了不少。我们的兵,甚至没什么开枪的机会。

  迫击炮倒是炸死了机会,没办法,跑的太快。

  哦,对了,还有跑反了投降的。

  呃……!俘虏三十三人,由于语言不通,还没开始审问。”

  史德威拿着他那份儿战报说道。

  “跑错了?”李枭觉得有些可笑,不过想起意大利人的一贯表现也就释然了。

  狗中哈士奇,国中意大利。

  果然是名不虚传!

  “拿破仑居然用了意大利人,那他的主力去哪里了?

  他号称有八十万大军,虽然咱们都知道这个数有水份。可四十万总是有的!

  法军编制和咱们差不多,咱们干掉一个团,一共也就四千多人。

  加上白天的战果,加起来也就一万多人。

  不可能干掉一万多人,拿破仑手里就没有兵了吧……!”

  李枭合上战报,看着地图若有所思。

  “会不会是法军伤亡太大,加上咱们摧毁了他们的炮兵阵地。

  没有了炮火掩护,他们才派意大利人上来的?”史德威猜测道。

  “也有这个可能,不过我还是觉得不对劲儿。

  拿破仑用兵还是有两把刷子的,奥斯特利茨战役,他能够一战击败奥匈帝国和俄国,不是没有原因的。

  今天他这样猛攻我们有坚固工事的阵地,这不是拿破仑的作战风格。

  不对……!”李枭看着地图,若有所思。

  “不如天亮之后,派出飞机侦查一下。

  今天侦察机和轨道炮的配合就不错!

  只是,后方说的那个无线电的东西,发生了故障。

  侦察机只能飞回来报告坐标,耽误了一点儿时间。

  不过机场在伏尔加河东岸五十公里的地方,飞到战场也就十几分钟。

  现在这鬼天气,他们的重炮不可能十几分钟就跑掉。”

  “轨道炮和火箭炮干得的确是不错,无线电是新东西,出故障在所难免。

  让后方来的技术人员抓进时间排查,明天一早派出去侦查敌军阵地。

  方圆两百公里的地方,都给我看个清楚明白。

  我总觉得,拿破仑在憋着什么坏招儿。”

  李枭眼睛没有离开地图,还是弄不明白拿破仑到底要干嘛。

  要说拿当兵的命不当回事儿,这种事情拿破仑是做不出来的。

  他是军人,最知道这种无异于送死的进攻有多么的没有作用。

  不但没有作用,反而会因为伤亡过大,引得士气低迷。

  这对一支劳师远征的大军来说,非常的不利。

  “大帅,北线既然没有战事。那么干脆把敖爷也调过来,这样在法军力气耗尽的时候,咱们的反击就更加有力量。”

  “不行,北线虽然没有大打。那是因为普鲁士人顾忌敖爷的远征军第一军十几万人马!

  如果他们也到了南线,普鲁士人肯定会进攻莫斯科。

  到时候俄国人如果顶不住,莫斯科就会沦陷。这对俄军的士气影响太大了,甚至可能会发生叶卡捷琳娜与普鲁士人媾和的事情。

  俄国人现在还很重要,我们不能冒这个险。

  有满爷驻扎在伏尔加河东岸作为预备队,应该已经足够了。

  一旦法军在察里津耗尽了进攻锐气,就是满爷大显身手的时候了。

  但愿,坦克能熬过俄罗斯的严寒。”

  “这应该没问题吧,辽东的冬天也很冷。我们的坦克都是沈阳坦克制造厂和长春坦克制造厂生产的。

  这两个地方,无论哪个都是很冷的。应该……,没问题吧。”

  史德威有些没把握,毕竟今天第一次上战场的无线电就出了问题。

  “谁知道呢!新东西,总是有些不稳当的。冬天里,别说坦克,就连枪都会出问题。

  当年就在觉华岛上,因为天太冷,枪管收缩打不出来。

  差一点儿就出了大事!

  所以啊!

  新装备上战场,有些事情是说不上来,咱们想象不到的。”

  李枭知道,单单是寒冷条件下,坦克启动就是个大问题。

  ***************************

  天已经很冷了,冰块在伏尔加河上不停的撞击,发出一阵阵“沙”“沙”声。

  伏尔加河西岸的阵地上,几个俄军士兵抱着枪,躲在战壕里面,一边烤火一边抽烟。

  “听说今天明军那边儿打的挺热闹,咱们这边儿好像没啥动静。”

  “克里奥夫,你个蠢货!难道还希望法国人打到咱们这边来?

  你看看,伏尔加河上连一艘渡船都没有。

  咱们背靠着伏尔加河,法国人真的打过来,咱们连逃跑的地方都没有。

  这种天气里面下水,能把你活活冻死。”

  “班长,您别生气。克里奥夫就是个蠢货!

  咱们后面就是伏尔加河,法国人就算是攻下来咱们的阵地,对岸也有咱们的人。

  法国人也过不去伏尔加河,他们没有那么笨。

  想要进攻察里津,只能从明军把手的正面进攻。咱们的阵地,没啥用,打不打都是一个样儿。

  不然,这里肯定是由明军守卫的,能轮得着咱们?”

  “哼!

  算你小子说对了,咱们还真顶不住法国人。

  不过明军就没问题的,我可听说昨天晚上。明军包围了法军进攻的一个团,杀得是尸横遍野。

  四千多人,没几个跑掉的。”

  “要说打仗,这明军还真是厉害。

  人家的炮也厉害,手里的枪也厉害,普通士兵用的都是连发步枪。

  三十发子弹,才换一次弹夹。

  哪里像咱们,还用这又老又破的步枪。打一颗子弹,还得拉一次枪栓。”

  “瞧着明军好像也没咱们壮实,如果不是占了武器的便宜,他们啥也不是。”

  俄军士兵七嘴八舌的说着,被班长怼了的克里奥夫站起来,跑到一个没人的地方撒尿。

  天真的是冷了,尿落到地上再溅起来就变成了冰。

  忽然间,克里奥夫看到河里面好像有什么东西。

  可天很黑,看不清楚到底是啥。

  “克里奥夫,你干什么呢?”看到克里奥夫走向河边,一个眼尖的俄军士兵问道。

  “河里,好像有东西。”

  “鬼叫什么!伏尔加河上所有的船只,都被集中到了东岸。

  河里除了大块的浮冰,什么都没有,你个蠢货。”

  “真的好像有东西!”克里奥夫又看了一眼伏尔加河肯定的说道。

  “那你就去看看,冻死你!法国人来了,不要尿裤子。”班长对着克里奥夫叮嘱。

  边上人听了,立刻笑成了一团。

  “班长,他刚尿完,应该没有尿再往裤子里面尿。”

  伴随着大伙的哄笑声,克里奥夫慢慢走向河边,他想要看清楚一点儿。

  刚刚走到岸边的芦苇丛,一个人影就从芦苇丛里面窜了出来。

  微弱的月色反射着寒光,克里奥夫甚至还没来得及喊出声音,匕首就划过了他的脖子。

  克里奥夫双手捂着脖子上的伤口,耳朵里面能够听见鲜血从血管里向外喷的“嘶”“嘶”声。

  他想要张嘴喊,可一张嘴,鲜血立刻灌满了口腔。

  勒克莱尔上校甩了甩匕首,把血从匕首上甩了下去。

  一挥手,百十条黑影从芦苇丛里面钻了出来。

  他们好像游鱼一样钻进了黑暗中,手里端着上了刺刀的步枪,跃进战壕不见了。

  “克里奥夫怎么还没回来。

  克里奥夫!

  克里奥夫!”

  班长站起来,看着远处摇曳不已的芦苇丛。

  “班长,不会出事儿吧。”所有人都站了起来,看向芦苇丛的方向。

  “不会的,最近的法国人也在十公里之外。再说,阵地前面有地雷带。

  别说是人,就算是条狗都过不来。”

  “你们两个,过去看看。”

  班长没听到克里奥夫的回应,立刻警觉起来。一边说,一边去拿放在一边的步枪。

  “噗!”手刚刚碰到步枪,一柄长剑就穿过了他的脑袋。

  “鬼呀!”看到黑暗中,窜出来一个穿着黑色衣服,脸也涂得黑漆漆的家伙窜出来,俄军士兵吓得大吼一声。

  没等他们拿武器和逃跑,黑暗中又窜出来几道黑影。

  刺刀入体的“噗”“噗”声和俄军士兵的惨叫声,此起彼伏的响了起来。

  几乎与此同时,伏尔加河对岸响起一声爆炸。

  紧接着,爆炸声就像是过年放鞭炮一样的响了起来。

  法军士兵贴着战壕游走,碰到活动的人就开枪,碰到藏兵洞就扔手榴弹。

  黑暗中,一个接着一个的木筏靠近了岸边。

  法国士兵们穿着高腰水靴,冲向两岸的俄军。

  爆炸声就是命令,很快无数法国士兵,从俄军阵地的正面发动进攻。

  伏尔加河西岸俄军阵地,其实就是东岸阵地的前哨。

  驻军只有一个不满编的营,而且还都是老弱病残。

  他们哪里经受得住法军精锐这样的进攻,前后不过半个小时,阵地就被法军一一突破。

  伏尔加河东岸的俄军,也被同一时间袭击。

  西岸的守军松懈,东岸的守军更加松懈。

  甚至哨兵都躲在被风地方偷偷睡觉!

  上岸的法国士兵,犹如出水的蛟龙一样。手榴弹在战壕里面,疯狂的投掷着。

  好多法国士兵躲在藏兵洞里面睡觉,几颗手榴弹下去。俄军,整排整班的被炸死在里面。

  东岸的爆炸声响成了一片,不知道有多少俄军士兵,在睡梦中被炸得魂飞魄散。

  河滩上,集中着伏尔加河上能够搜集到的所有小船。

  包括好多渔船和渡船,全都被击中到东岸。

  这一点,是防备法国人渡河。

  却没有想到,这些船被法国人来了个一勺烩。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辽东之虎》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