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七月小说网 > 辽东之虎 > 第一一七六章

  “还不错,一出手就打掉了法国人一个近卫团。”李枭背着手行走在一大堆尸体中间。

  顺子和身边的人都紧张极了!

  仅仅就在六公里外,法国人正在疯狂进攻明军阵地。

  大明的最高军事统帅,就这样闲庭信步的行走在尸体堆里面,好像逛自家后院一样。

  这种倒三角形战术,以前还没有人用过。

  不过李枭却知道,在他来的那个世界里面。一群华夏军人,用这种战术战胜了强大的敌人。

  迫使那些人,不得不和中华求和。

  “我们就是要用这种战术,这里距离察里津市区三十五公里。

  这三十五公里,一定要让法国人拿尸体铺满了才行。

  拿破仑说在对面集中了八十万人,我看似乎还不够。”

  李枭看着几公里外的战场,那里炮火连天,法军正疯了一样的进攻明军阵地。

  昨天晚上的进攻,的确是把他们打得疼了。

  即便是跟普鲁士进行的最血腥的战斗中,也没有近卫团被成建制吃掉的先例。

  昨天晚上的战斗,居然没有一个人逃出来。

  拿破仑震怒了,他要求无论如何也要拿下当面明军阵地。寻找回近卫团的旗帜!

  那代表着法兰西的骄傲和荣耀!

  拿破仑想要的东西,此时正在李枭手里。

  迎着风展开看了看,红白蓝三色旗,上面还有累死扑克牌上面的花。

  不知道的,还以为这是梅花三!

  脚蹬在一块石头上,用军旗擦掉了靴子上的血泥。

  “这面旗把法国人折磨疯了!

  送到前线去,把他们的军旗倒着挂。

  那个什么团长的人头砍下来,差在军旗上面。”

  李枭很喜欢敌军疯狂进攻自己的坚固工事,这种疯狂下的进攻,除了增加伤亡没别的大用。

  拿破仑说他带着八十万人来,不在这里放倒十几二十万,下面的巷战恐怕不好打。

  “大帅,您还是回去吧。您在这里……,实在太危险。”刘文秀诈着胆子向李枭谏言。

  李枭哪怕在这里擦破一点儿油皮,他都是吃不了兜着说。

  “放心,法国人不会炮击这里。他们的眼光,现在全落在你手下人的阵地上。”

  李枭轻蔑的一笑,把那面法兰西禁卫军军旗扔给了刘文秀。

  “诺!”

  对于这位任性的大帅,刘文秀一丁点儿办法都没有。

  在当兵的眼里,他刘文秀就是大人物。可在李枭的眼里,他刘文秀就是的标标准准的小人物。

  话语权,很多时候是和权利连在一起的。

  李枭不知道的是,对面法军阵地后面,拿破仑也正红着眼睛督战。

  昨天晚上的战斗,把他打蒙了。

  一直以来,都是法军凭借人数优势进攻。

  双方虽然打得胶着,但还是秉承白天干活晚上休息的规律。

  不管白天打成什么德行,天一黑,大家都回到战壕里面睡觉。

  毕竟,大冷天的在外面打仗,也实在是不人道。

  不管是明军还是法军,都没有在夜间发动过攻势。

  大明先坏了规矩,居然在晚上偷袭。

  对于这种很没有骑士风度的做法,拿破仑十分痛恨。

  今天说什么,也得把对面这块阵地啃下来不可。

  而且拿破仑也准备了二梯队,准备同样在夜间进行攻击。

  两边的老大较上了劲儿,受苦的是下面的部队。

  无数炮弹砸了阵地上,没一次进攻的炮火准备小于半个小时。

  基本上,阵地上的土地都会被犁一遍。

  甚至有两次,还用重型火箭弹集中轰击。

  阵地上的土全都是焦黑的,好多还冒着烟。当真是一片焦土!

  一次炮击下来,表面阵地全都被毁了。

  好多战前埋设的地雷也都被引爆了,即便是有防炮洞。可战士们的伤亡仍旧很大,巴彦的连一个上午伤亡了三十多人。

  到下午三点多的时候,又伤亡了二十个。

  基本上没人是被子弹打死打伤的,伤亡全都是敌军炮兵造成的。

  原本低洼的阵地,战士们的脚都泡在水里。走起路来,声音不忍卒睹。

  可现在好了,阵地上的洗泥全是干的。水分都被炮弹爆炸的热能吸收了!

  刚刚被炮火轰击过后的炮弹坑,温度十分惊人。摸一把土,都会被烫伤。

  最吓人的就是那种一百五十毫米以上的重型榴弹炮,一发炮弹砸下来。

  地面上就会出现一个三五米深的大坑,即便是加固过后的工事,也禁不住这样一发炮弹。

  好几个运气不好的避炮洞,一发炮弹下来直接就敞开了。

  里面的人连个渣都没剩下!

  “连长,营里说只要天黑就撤退。还给我们配发了这个!”

  呼格吉日勒带着炊事班上来了,抬着好几筐石头土块什么的。

  “你小子脑袋让炮弹崩了?”巴彦看着这个傻傻的呼格吉日勒。

  “营里让送上来了,没有人手才让炊事班搭把手。”

  “我是说这几筐东西,这都是啥?”巴彦气恼的拿起一块黑乎乎的土坷垃。

  “咦……!”一入手,巴彦就感受手感不对。这好像不是土坷垃!

  “营长说,这是上面最新发下来的地雷。

  别看这东西跟石头和土坷垃很像,营长说爆炸威力好大。”呼格吉日勒赶忙向巴彦展示这东西的用法。

  里面有一根很细的线头,上面有一个类似钉子的东西。

  把线头拉出来,一头插进地里就成。

  只要有人绊到引线,地雷就会爆炸。

  “我操,这玩意倒是新鲜。”巴彦把地雷放在地面上,现在还是白天,不过不仔细看还是看不出端倪。

  如果是晚上,根本没人会注意这东西。

  “这玩意挺不错的!”巴彦满意的点点头。

  “营长说这东西……,哦对了,叫塑料地雷。

  让咱们晚上撤退的时候,扔在阵地上就成。”

  “嗯!知道了。

  他妈的这太阳咋还不下山。”

  巴彦从来没有这样盼望过天黑,法国人今天似乎疯了。炮弹打的不是凶,而是他娘的疯狂。

  最疯狂的时候,几乎是每秒钟都有炮弹落下来。

  相反,己方的炮火今天有些不给力。这让一向炮弹先行的明军,有些不适应。

  正说着天上忽然出现了一架飞机,绕着敌军阵地飞了一会儿,扔了两颗炸弹晃晃翅膀飞走了。

  “那啥玩意儿?”呼格吉日勒看着天空飞走的战机。

  “那是飞机,没见过世面。咱们大明的好东西,看看,在法国人脑袋上拉屎,都没问题。

  你小子赶紧下去,一会儿法国人打炮了。”

  巴彦抽了呼格吉日勒一巴掌。

  “这塑料地雷,营里还发了几筐,我和炊事班都给抬上来。”

  “那还不快去抬,还在这墨迹。”

  听说还有塑料地雷,巴彦赶紧踹了呼格吉日勒一脚。

  被踹的呼格吉日勒嘟嘟囔囔的走了!

  飞机飞走了,看方向是朝着伏尔加河东岸的方向。

  早听说那边组织了好多民夫在修建飞机场,团里的拖拉机推土机也调过去好几台。

  却没想到,已经修好了可以起降飞机了。还真是挺快的!

  两次进攻之间的时间非常宝贵,所有人都抓进时间挖战壕。

  阵地被重炮轰击过,其实有时候也有好处。

  那就是那些三五米深的弹坑,会把附近的水都吸引过去。

  本来战壕里面的水可以没过脚踝,这时候的水又冰又凉,冰得人骨头疼。

  现在好了,那些湿乎乎的泥被炮弹的热量烤干了。

  战壕里面的水,也流进更低一层的弹坑里面。

  脚不再踩在冰水里面,这让战士们舒服了很多。

  拿破仑气恼的放下了望远镜,刚刚他甚至想派出飞艇参与进攻。

  可敌军飞机的出现,让他放弃了这一想法。

  没办法,飞机就是飞艇的克星。

  明军的飞机,扔下两颗炸弹。炸死了两匹马,晃晃翅膀飞走了。

  拿破仑没有在意,他始终觉得飞机这东西有些鸡肋,除了对付飞艇好用之外,没啥好用的。

  只能携带两枚小破炸弹,飞下来扫射还是用机枪。

  威力小不说,弹药也没多少。

  还是作战飞艇过瘾,一次能载二十几吨的东西。

  不但炸弹装得多,装得大。而且还有几门双联装二十五毫米机炮,可以持续输出。

  对地面的毁伤程度,可不是飞机这种小玩意可以比的。

  只是可惜,飞艇见到飞机就得被打下来。

  而且,口径日益扩大化的高射炮,也让飞艇的战场生存能力进一步降低。

  还是明军反应的快一些!

  他们的飞艇,现在基本上都是大型的货运飞艇。

  飞行速度一般,生存能力也一般。最大的特点就是能装!

  道路不好的情况下,飞艇很大程度上担负了明军的后勤补给任务。

  内部细作转来的消息说,飞艇加拖拉机,已经成为大明战场的标准补给模式。

  重型飞艇很中庸,生存能力差,那是因为这东西不用上前线。

  法国人不行,他们的制空武器只有这一种。

  “命令炮兵准备,再一次轰击明军阵地。今天天黑之前,一定要把阵地拿下来,不然,他们又会趁着夜暗跑掉。”

  拿破仑阴沉着脸,对着佛里昂吩咐道。

  “是,陛下!”佛里昂几次想谏言,这种进攻除了增加伤亡之外,没有丝毫效果。

  他不明白,这位以指挥神奇著称于整个欧洲的皇帝陛下,今天怎么就泛起了犟?

  可他又不敢问!

  只能指挥着自己的手下,一批批冲向明军阵地。

  后面一百五十毫米重炮群,刚好补充了一批炮弹。火箭炮,也准备好了发射。

  这一次,要用重炮和火箭弹一起轰击明军阵地。

  就不相信,这些明军真的是铁打的。

  就算是他们的铁打的,也得让炮火给熔化掉。

  刚刚摇通后面炮兵阵地的电话,佛里昂就听到一种类似火车呼啸的声音。

  他狐疑着走出帐篷,看向天空。

  阴郁的天空中,两道流星一样的闪光划过。

  “那是啥?”佛里昂不解的看着那两道闪光。

  “轰!”“轰!”

  两声巨大的爆炸,震得佛里昂一阵摇晃。

  数公里外法军的重炮阵地,腾起两股巨大的烟柱。

  烟柱不停的上升,硝烟里面裹挟着火焰。逐渐变成了蘑菇型!

  “那是啥!”

  佛里昂甚至搞不清楚,自己是先听到了巨响,还是先感受到大地的震动。

  震动如此强烈,他甚至有些站不稳。

  沉稳的拿破仑走出了帐篷,踏上了弹药箱子上面,看向远方。

  他和佛里昂都知道,法军的重炮阵地完蛋了。只是,那两道闪光到底是什么东西?

  “该死的!”拿破仑紧咬牙关,恶狠狠的吐出了一个词。

  作为使用炮兵的行家,他一下子就猜出来。刚刚那架飞机,是来进行侦查的。

  自家的炮兵阵地,就这样暴露了。

  “皇帝陛下!”

  “进攻!”

  拿破仑咬紧牙关,恶狠狠的吐出了两个字。

  “是!”佛里昂赶忙答应,皇帝陛下魔怔了。

  非要跟眼前的这块阵地较劲儿!

  明军阵地前面,已经躺满了自己手下人的尸体。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辽东之虎》的书友还喜欢